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Sparrabeth/杰伊】Can't be a love story

Relationship:
Jack Sparrow/Elizabeth Swann

Rating:
T

伊丽莎白蜷缩在甲板的阴影处安静地望向海面。离戴维琼斯被卷入深海不过两个小时,大海就已恢复了原本的样子,漆黑,平和,波涛暗涌。此时的黑珍珠经过一片格外宁静的海域,船头掠起一层浅浅的水花,搅碎了海面上细碎星河的倒影。她想着他们穿越赤道,跨过冰川,在世界的尽头找回杰克,明天,但是明天,这些都要结束了。她会离开黑珍珠,她不得不离开黑珍珠。

明天有多远?伊丽莎白看向远方泛起一丝鱼肚白的海平线撇了撇嘴,字面意义上大概不到十个小时,但如果当时杰克没有发现回到真实世界的秘诀,明天就成了永远。她又想到船身翻转的那个瞬间,在浅蓝色海水里悠然升起的太阳,暖橙色的阳光被海水晕染的摇摇晃晃,原本刺眼的光芒变得清浅而温柔,那是她经历过的最美的日出。

 

“你真的很喜欢他吗?”伊丽莎白心跳漏了一拍,抬头看见船长站在她面前,一手抱着瓶朗姆酒,一手随意地叉着腰,脸上是一副认真的为难表情。她犹犹豫豫地别开目光,他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不自然,又自顾自开口“虽然说我很舍不得,并且实施起来很麻烦,但你们这么难分难舍,我想他最好还是跟你在一起。”说着还装模做样地捂上眼睛,似乎要挤出几滴鳄鱼泪。

伊丽莎白茫然地瞪大眼睛,“对不起,你说什么?”

“我决定了”船长大义凛然地开口“戴维归你了,嗯,我是说这层楼梯,我理解你,看看他多美!缺了一根的栏杆,磕磕巴巴的木板,噢,上面的污渍真是恶……我的意思是完美极了。”

“你管一堆破木板叫戴维?!他,该死的,我是说它居然还有个名字?!!什么时候的事?!”伊丽莎白“腾”地站起来双眼喷火地冲杰克咆哮。

”两个小时前?“杰克双手举过头顶,一脸惊吓地后退了几步,小心翼翼地对着她微笑”我老是能在这儿找到你,以为你很喜欢他,呃,我是说它。你瞧,你就要结婚了,我想送些你喜欢的。“

 

才不是这堆破木头,你这白痴。伊丽莎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比较喜欢黑珍珠。

 

”还是说你喜欢别的什么东西……会动的……“伊丽莎白抬头,不期然对上船长深色的眼睛,里面是浮动着的咖啡色的亮光,带着些戏谑的笑意。

 

都说月朗星稀,但今晚是个例外。纯净的漆黑夜色里闪着大颗大颗的星星,不同于刚入夜时的璀璨,这时的星光带着些静谧的透明,像是结晶,又像水滴。月亮低低地悬在黑珍珠号的斜上方,又大又圆,洒了一船银白的月光。伊丽莎白开始认认真真打量他,还是那身米白色的底衫,宽松的衣袖在手腕处收紧,夜里的海风把他的衣袖灌得鼓鼓囊囊,显得他有些单薄。他没穿马甲,脖子上用黑色的绳子挂着串颇具海盗风格的骷髅项链,扣子开到了胸口,露出浅巧克力色的皮肤。衬衫随意地扎进裤腰,勾勒出劲瘦的腰线,两条长腿懒散的交叠着,她发现他不像船上其他水手那样壮硕,但也绝不瘦弱,他只是……恰到好处,有着讨人喜欢的高挑。她的视线上移,看着他的脸,高挺的鼻梁,深色的眼窝,他的眼睛有着圆润的弧度,带着不加掩饰的孩子气和恶作剧的笑意,但在那个小岛的夜晚,他垂着眼看向伊丽莎白时,那双眼睛是狭长的,温柔的,带着点忧郁的。他暗红色的有着古怪装饰的头巾,他乱蓬蓬的头发,他有点儿可笑的编成辫子的小胡子,组合在一起却显得那么和谐,很……帅气。

她想起他们以往的每次示好,接踵而至的都是欺瞒与利用。当然,如果她足够诚实的话,她会承认多数情况下是杰克接受她的亲昵,然后无所谓地掉进圈套(除了小岛上烧掉他的朗姆酒那次,他气坏了),在掉下去的同时忽然挂上恶劣的假笑将她也一把拉入深渊,一幕幕场景飞快地闪过伊丽莎白的脑海,她幽然地滑入自己的回忆,看着杰克被她盯得有些发毛,两个手指捏在一起试探地戳了戳她,又生怕被打似的飞速撤回才回过神来,冲他露出尴尬的冒着些傻气的灿烂笑容,伸手拿过他手上的朗姆酒瓶,大大的满足的喝了一口。今晚就这样吧,这是最后一夜了,她不想再有那些口不对心的试探,那些带着目的的讨好,今晚的月色多美啊,她希望能和他像真正的朋友那样安静地享受最美的月落,然后迎接明天的朝阳。

 

杰克终于克制不住自己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伊丽莎白好像她忽然长出了满脸的章鱼胡须。刚才她看了他很久,他以为眼前的小姐又要吻他了,他甚至准备好了早就打过无数遍腹稿的辛辣讽刺,只等她一靠上来就如数爆发。但是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蠢兮兮的发着光的笑。对啊,他们现在在一片平静的海面,她明天就会成为特纳的新娘,还有什么时候会比现在还安全呢?她不会再吻他了。他有点委屈的撇了下嘴角,看着金发的女孩又一脸傻笑地一会儿看向海面的星空,一会儿看向船头上空的圆月,难以抉择似的不断转换着目光。真是位贪心的小姐啊,他笑着跟随她的视线来回移动,嗯,那些闪闪发光的小石头们看起来真的挺美的,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一瓶朗姆酒已经见了底,伊丽莎白笑呵呵地抱着空瓶子重新坐回台阶上,脑子里飘起了醺醺然的醉意,”杰克,明天我就走啦,忘了这个该死的楼梯,“她不满地使劲儿跺了跺脚,皱着秀气的眉毛”你得送我点像样的礼物!“

 

”我帮你拿到了你最想要的,“杰克看着她,”我让你成为了真正的海盗,亲爱的。“

 

伊丽莎白一下子清醒过来,湿凉的海风刮过她的衬衫,带来一股咸腥的味道,她像是才感受到寒意一般开始微微发抖,她试着站起来,她得回到船舱,杰克却固执地把她按回原地,从暗处摸索出一件外套,弯下腰动作轻柔地帮她披上,然后看着她的眼睛,咧出一个微笑。

 

“圆梦了吗?我的小姐。”

 

 

 

————————————————

 

 

 

“当然,先生。”伊丽莎白咬紧了嘴唇,愣了很久,终于冷冷地说到。她知道她没有立场替自己委屈,那就是伊丽莎白自己的决定,她亲手把他推向死亡。但今晚……这太过了,她受不住了。“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得回房休息了。”

 

糟了,一向歪歪扭扭的船长有点僵硬地站直身体,慌慌张张开口补救,“我的意思是你是个了不起的海盗!惊为天人!”杰克三两步追上伊丽莎白,转了个身挡在女孩的身前一边后退一边讨好的恭维,“聪明!果决!勇敢!”伊丽莎白的脚步慢了下来,怀疑的看着他,杰克立马再接再厉,“我从未见过你这么有天赋的海盗,伊丽莎白,不仅聪明勇敢,还两面三刀,心狠手辣,蛇蝎……”

“两面三刀?心狠手辣?!!”伊丽莎白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不太好的词?海盗们都喜欢这个。”船长心虚地移开视线,又赶紧补救“但是你比巴萨博船长还厉害,真的……”

“你是在讽刺我吗?那个背叛了你让你差点饿死在荒岛上并且自己变成了骷髅的巴萨博?!”

“……”船长快哭了。

 

伊丽莎白气呼呼地扭头,嘴角却勾起了微笑,继续快步向船舱走去。杰克没错过她扬起的嘴角,松了口气,又几个跨步挡住伊丽莎白的方向,右手脱下帽子放到胸前,站在皎白的月光里朝伊丽莎白夸张地鞠了个华丽的躬:“My lord.”抬头对伊丽莎白笑得一脸桀骜,又带着些调皮,“你是现在的海盗王,亲爱的,你是我的国王。”

 

伊丽莎白惊讶地看着杰克,他站在空无一人的甲板上,身后是明晃晃的硕大圆月,身边是倒映着整片星河的汪洋大海,她仿佛置身天空,那个人,是海盗,是自由,是随心所欲,现在却对她说,她是他的王。

 

“那么,你圆梦了吗?我的小姐。”

“当然,先生。”

 

 

————————————————

 

 

 

盖比斯帮她准备好了小船,她要离开这里了。靠着二楼甲板的栏杆,她看到大家不舍的神色,一群可爱的海盗呀,她笑着。杰克倚在黑珍珠下船的舱门处,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是她想,他应该也是笑着的。再见啦,船长先生。伊丽莎白跟大家一一告别,“杰克,”她笑嘻嘻地摆出一副傲慢的神色,“你知道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这回她看清了他的脸,他确确实实地笑起来,带着讨人厌的得意,“你得一直这么提醒自己,亲爱的。”她倾身上前,想要亲亲他的脸颊,却被他轻巧躲过。“一次就够了。”船长笑着摆摆手,看到她脸上明显的失落,在心里轻轻地哼了声,小妞,这就受不了啦?过分得多的话我还没说呢。再见了,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划着小船去找威尔,她记得第一次见到威尔,是他脖子上的海盗吊坠让从小向往海上生活的她注意到了这个少年,并对他格外关注。伊丽莎白厌恶虚伪无聊的上流社会,善良正直的威尔和他神秘的海盗吊坠成了伊丽莎白年轻的心中自由的具象化,她喜欢威尔,即便威尔厌恶海盗,她也觉得比起那群乏味贵族来说,威尔就是她的海盗先生。直到他们遇到了杰克,她才第一次直面了她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自由,杰克的心不受束缚,他不恨任何人,也不爱任何人,他在上一秒救了差点溺水的她,又能在下一秒调笑地用铁链锁住她细白的脖颈。他会在上一刻抛下一切堂而皇之地逃走,又会在下一刻赶回黑珍珠光芒万丈地出现在她眼前。他才是真正的海盗先生,他就是自由,是她向往的无拘无束的一切。威尔很好,但她想她没办法做一个称职的特纳夫人了。

 

也许她可以把自己乔装打扮一番,像詹姆士那样混进他招募船员的酒馆,漫不经心地回答几个问题再大大咧咧甩一瓶朗姆酒在他的桌前,笑着问他:“嘿,小子,你看我够不够格?”伊丽莎白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这听起来太像芳心暗许的少女竭尽全力想要黏在心上人身边,她才不爱那个脏兮兮的船长呢,这无关爱情。而且,杰克会大惊小怪的拒绝吧,或者是吓得逃走,他不会让自己的心冒一丁点儿风险被困住,尤其是她。伊丽莎白向往自由,也想要放他自由。

 

她本来不想回皇家港湾,毕竟在那里她失去了她所关心的一切,但她也不能离得太远。威尔还在海上,贝克特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抓住他,还有……杰克,她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他们。黑珍珠上的冒险给了她拔剑捍卫自由的勇气,她需要接着变得强大。虽然伊丽莎白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也足够聪明优秀去处理经商方面的事务,史旺家族的名声和那些惊险奇幻的航海旅途还是帮她赢得了很多机会与尊重,而皇家港湾被斯派洛船长折腾的千疮百孔后,战战兢兢的贵族和商人们再也不愿轻易跟海盗们开战。鉴于伊丽莎白的贵族地位和特殊经历,再加上她近两年的成绩又完美地证明了她的智慧和勇气,陆陆续续的有达官显贵希望通过她从中斡旋,跟海盗们维持表面上的风平浪静。

 

”史旺小姐,一群海盗闯入了辖区的小镇,他们似乎还不知道我们跟海盗的……协议。“ 伍德伯爵找到她,他被调到皇家港湾才刚一年多,最近有一批茶叶要进港,他可不希望出什么乱子。

伊丽莎白优雅地笑着,示意他继续,同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可从来没见过单方面受益的协议。

”如果您能出面,我会非常感激。“伯爵看着她,”当然,我们将竭力保证您的安全。“

伯爵显然十分相信她的能力,其实伊丽莎白一直觉得,她每次都能全身而退有一部分原因是杰克当初的那一票,那个莫名其妙的海盗之王的头衔,附近的海盗们或多或少的听说过,但这次是可能面对的是一群完全陌生的海盗,她也没有全然的把握,但她又想起这位伯爵来到皇家港湾的时间还不长,于是抱着点希望地问了一句”您知道船的名字吗?“

 

”听说是’黑珍珠’。“

 

黑珍珠?!伊丽莎白眼睛猛然睁大了,她的心脏狂跳,眼前的书柜,桌椅,对面窗上五光十色的琉璃开始旋转起来,她感到晕眩。

 

“史旺小姐?”

 

她尝试了两次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的荣幸,伯爵大人。“

 

 

————————————————

 

 

伊丽莎白重新站在黑珍珠号的甲板上,久违的海风在她的心里掀起了绵延海浪。她双手抓住甲板边缘的栏杆,不自在的轻咳两声,唇角勾起得意的弧度,看着吧,她会让那个永远都站不直的家伙大吃一惊,唔,她要先戏剧性地背对着他,那么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好久不见,杰克。”不行不行,太普通了。“斯派洛船长,我很想念你。”虽然是真的,但完全说不出口啊。“海盗先生,我想我们可以开始谈判了。”嗯还是这个比较酷。伊丽莎白点点头,准备先过去等杰克。

“宝贝儿,别这么性急呀……”熟悉的磁性嗓音带着些惯有的调笑飘进伊丽莎白的耳畔,她下意识的抬头,杰克被一个女人以暧昧的姿态缠绕推搡着出现在拐角。伊丽莎白一下子僵住了,在她模拟了上百遍的情境里没有任何一种能告诉她要怎么面对现在这种情况,于是她的身体在杰克看到她之前替主人做出了决定,带着她闪进一间开着的舱房。匆匆扫了眼周围,房间很大,有些杂乱,衣柜的门只剩下一边,另一边可怜巴巴地歪在墙上,没什么隐蔽的地方能躲藏。她只能匆匆爬进床底,打算等杰克他们离开后在悄悄溜出去。伊丽莎白有点后悔的皱皱眉,她干嘛要躲?她就该一脸正气地站在杰克跟他的小情人面前,气势汹汹地数落他的不检点,还能给谈判加些砝码。好极了,现在她得重新排练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了。伊丽莎白叹了口气,木门被推开发出的吱呀声硬生生的让她未呼出的一口气哽在了嗓子眼。——哦上帝啊,不是吧,拜托不要。一双黑色的靴子踩着她再眼熟不过的摇晃步伐踏进她狭窄的视野,伊丽莎白觉得有一道雷直直的冲她的脑门劈了下来,她可能,不,是绝对做出了从小到大最愚蠢的决定,这是杰克的房间——这当然是杰克的房间!桌子上乱七八糟的航海图,衣柜边角露出来的暗红头巾,还有,该死的,她现在看到了,椅背上随意搭着的那顶帽子……她刚刚是瞎了吗?

 

伊丽莎白懊悔又小心翼翼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随着一声轻响,床垫微微下陷,她听见暧昧的唇舌交缠声。伊丽莎白再次僵住了,胃开始下沉,杰克跟那个女人,他们正在……她尴尬又愤怒,还带着莫名其妙的委屈,他们最亲密的时刻就是那次在黑珍珠甲板上的亲吻,杰克的唇炙热,干燥,又柔软,他还没闭眼的时候她看到了他认真的神色,咖啡色的眼睛里跳动着不明的火焰,但他及时闭上了眼,整个人显得温和又顺从。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他只是安静地接受她给予的所有,没有试图从她身上抢走什么,也没有躲开她送上来的吻。伊丽莎白的心开始撕扯着叫嚣着疼痛了,大概受了戴维琼斯诅咒的除了威尔还有她,她必须羞耻又痛苦的承受这一切,只希望永远别有人发现她。

 

“噢,噢,慢点儿,安杰丽卡,你压着我的小宝贝儿了。”让人心烦意乱的声响消失了,杰克似乎推开了身上的姑娘,依旧调笑道。伊丽莎白在心里啐了一口,下流的混蛋。

 

“杰克,你一定得在任何时候都戴着你那愚蠢的罗盘吗?”叫安杰丽卡的女人有一把动听的嗓音,“你欠我一条船,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准备怎么还?我看这条不错。”

 

“女士,你最好别打黑珍珠的主意,想念荒岛度假的日子了是吗?”杰克微微地眯了眼,声音带了丝冷意。

 

“放轻松,专偷别人船的船长先生。”安杰丽卡不在意的摆摆手,又带着些希望犹豫地开口“我是说……我喜欢黑珍珠,当你的船员也无所谓。你能带着我吗?”一时间舱房内陷入了沉默。

 

伊丽莎白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杰克会答应吗?他那么抗拒被别人束缚,他那么害怕失去自由。但他为什么不说话?对了,安杰丽卡应该也是海盗,她和他一样像是自在的海风,他会……答应吗?

 

“啊哈,安杰丽卡,原来你看上的不是黑珍珠啊,吓我一跳。”杰克又恢复了不着调的模样。

 

是啊是啊你这个蠢货,她看上的是黑珍珠的船长。伊丽莎白安静地翻了床上的人一个白眼,反正他不可能看到,她不得不试着忽略心底密密麻麻泛上来的刺痛和失落。

 

“作为一个船长还是要堂堂正正地站在自己的船上征服大海啊,”杰克大言不惭地说着,完全不在乎是自己偷走了安杰丽卡的船,“另外,跟我一起可不是个好决定,船长小姐。”杰克冲她眨了眨眼,”想想戴维琼斯,他那么爱那个女海怪,还割开了他的心,最后还是被那个女巨人扔到了海底。你对变成章鱼感兴趣吗?“安杰丽卡惊讶的发现他的语气缓慢下来,眼神变得温柔,“反正我可不敢对女人再掉以轻心。”

 

伊丽莎白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谈话,她一点儿也不在乎安杰丽卡是不是会成为黑珍珠的新船员,反正不会是她。杰克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所以你的女海怪是谁?“安杰丽卡问他。

 

”嘿!说话注意点“杰克被冒犯似的嚷嚷,”我才没长满脸的鱿鱼须。“他站起身来捡起椅背上的帽子,郑重地带在头上,”这才是杰克船长的标志。“然后一把掀开遮挡着伊丽莎白的床单,细细看了几秒伊丽莎白混合着惊讶窘迫和恼怒的表情,才对她露出个恶劣的,金闪闪的笑容。

 

”欢迎回到兔子洞,Lizzy.“

 

 

————————————————

 

 

伊丽莎白是被杰克硬生生从床底拖出来的,她一面徒劳地想要用空着的手扒住地面留在床底,一面清晰地感受到杰克温和但坚定地拉扯她的力道。温和,伊丽莎白咬牙切齿地想,跟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不搭了。她盯着积了一层灰的地面上明显的拖拽痕迹,发自肺腑地希望地面能突然裂开一条缝。

 

【海盗先生,我想我们可以开始谈判了。】【在床底?不知道你是这样的类型,亲爱的。】伊丽莎白用最构造最简单的细胞都能想得到他会说什么,她绞劲脑汁想找一句听起来不那么蠢的话,她想起来父亲曾经告诉她,如果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用问句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伊丽莎白尽量维持着平静的表情,仿佛她正在白金汉宫参见女王而不是躲在床底偷听别人亲热。

 

“…………”杰克居然没有立刻回答她。伊丽莎白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他看起来有点紧张。天呐,紧张,这太不杰克了,伊丽莎白郑重地在心里感谢了她的父亲。

 

一旁的安杰丽卡清了清嗓子,不加掩饰好奇地打量着伊丽莎白。伊丽莎白脸一下子红了,她差点忘了,他们两个刚才在……

 

“抱歉小姐,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在甲板上看到你们……”伊丽莎白比了个手势,尴尬地解释“我进来是不想打扰你们……当然,事与愿违。我是说,我打算跟杰克谈判,你知道,代表伍德伯爵。”伊丽莎白也有点紧张了。

 

 

”谈判?在床底?不知道你是这样的类型,Lizzy darlin’.“杰克显然回过神来,讨人厌地插话道。

 

安杰丽卡好笑地看着他们,显然眼前的金发小妞就是杰克的女海怪,她苦涩地想到。一个代表政府跟海盗谈判的贵族小姐?她发誓她从来没想过这个。但看看刚才杰克眼里的欣喜若狂,这太明显了。她冲伊丽莎白摆摆手。

 

”我们可是海盗,小姐,不用在意。“说完安杰丽卡向门口走去,她没再回过头。

 

”杰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伊丽莎白看着他,这场景太诡异了,她决定回到原来的话题。

 

”你得再学学怎么调整呼吸,亲爱的,还有控制一下你的心跳。“杰克看向别处。

 

”好吧,所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伊丽莎白又开始脸红了,但她觉得他没有说真话。

 

杰克叹了口气,”罗盘,love.我推开安杰丽卡的时候,它在动。“

 

“哦……”伊丽莎白眨了眨眼,她的心轻盈得像蝴蝶透明的翅膀,柔软的情绪开始泛滥。

 

他转了转眼睛,”而你没跟特纳结婚,你为什么在这里?“

 

“谈判,海盗先生。”

 

“嗯哼,那你为什么在这里?我的房间。”杰克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那么我猜是跟你一样的原因。”伊丽莎白看着杰克好看的,许久未见的咖啡色眼睛惊讶地看着她,她又开始紧张了,摆出一副傲慢的神态,“我是说,是因为罗盘,它指向我们最想要的,比如说自由之类的,不是因为我想要你或者你想要我。”

 

“当然了,随你怎么说。”杰克不在意地笑着,伊丽莎白觉得他好像有点生气。“说到谈判,亲爱的,你准备怎么说服我?”

 

“我想保守的做法是双方同时提出自己的条件。”

 

“抱歉,做不到这个,love.”杰克伸手够到她的脸颊将她拉近,把自己的嘴唇轻轻地,缓慢地压在她玫瑰色的唇瓣上,温柔,珍惜,充满爱意,这个亲吻包含了他们的第一个吻所没有的一切,她再次尝到了海水和阳光,还有他们分别前夜柔和的星光里朗姆酒的味道。上帝,她太想念这个了。纯洁的轻啄慢慢地转向浓烈,杰克稍稍站直身体,她下意识地踮起脚尖追寻他的唇,引来他一声轻笑。她终于承认她从没停止过的思念,她终于承认她想要他。

 

It’s a love story now.

 

 

 

————————————————

 

 

 

Notes:

仓促的一篇,bug大概很多,尤其是中间。但是没太多时间修改啊,见谅。

我比较习惯用中文译名,但是太喜欢船长叫伊丽莎白Lizzy了 想了很久还是不译成”莉齐“了xDD

以后有时间可能会修改,果然还是太仓促了(怨念

最后,我真的很喜欢他们呀,也喜欢这种感情。Long live Sparrabeth!!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