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Everywhere,an ocean.

【苏靖】并非一见钟情

林殊第一次见萧景琰时是极不情愿的。彼时数九寒天,金陵城一片银装素裹,正是小火人揪了三五伙伴,在雪地里打滚撒野的时候。平日里对他诸般约束的娘亲,此时也懒得踏出暖烘烘的房门一步。

“哇啊啊啊——”豫津哀嚎着挣扎转身,林殊掐着他的后颈往里塞了团雪,大笑着看他像条泥鳅似的胡乱扑腾。一旁的景睿投来同情的一瞥,内心默念死道友不死贫道悄悄后退。“啪!”硕大的雪球精准地把他砸进刚刚堆起来准备偷袭林殊的松软雪堆。

“就这点本事还想挑战你们小殊哥哥?”林殊一脸的得意洋洋,语气又端的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谁要挑战你啊?!到底是谁大清早武力胁迫他们打雪仗的啊?!言豫津回想起早上自己泪眼凝望府门缓缓关闭,一转眼对上小殊哥哥灿烂的笑脸,顿时觉得地面伸出了两只手拽着自己的脚踝往十八层地狱拉。悲愤地和景睿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在内心叹气:“怎么就没人能管管这个混世魔王呢!!”

“林!殊!”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景睿豫津顿时精神一振,林殊却缩了脖子,僵硬地笑了笑,“母亲。”

“你又欺负两个小的!”晋阳无奈,“今日有客,静嫔娘娘携了七皇子前来探望,你快随我回去。”

林殊磨磨蹭蹭向前,正走到离晋阳不远处的一棵雪松下停住,眼睛骨碌碌打转,“娘亲,我能不能不去?豫津他们缠着我……”

“长公主安好!小殊哥哥你尽管去吧,千万别挂念我们!”远处豫津和景睿吓得连连摆手,理直气壮地避开林殊飞过来的白眼。晋阳失笑。

林殊很郁闷。皇子们他不是没见过,除了景禹哥哥,剩下的大多是些拿鼻孔看人的蠢蛋。他们对着他虽是亲切友好的样子,私下里却拉着他数落其他皇子的不是。固有的成见加上被搅扰了的玩兴,林殊对这个未曾谋面的七皇子充满了愤懑。

“哗——”豫津趁着林殊走神,拉着景睿往雪松树后猛力一踹,雪花扑簌簌往下落,砸了林殊满身,又激起一片白茫茫的冰晶雪雾。

“啊啊啊————言豫津你皮痒了吧?!你等着!下次别让我逮到!!”

“噗嗤!”一声轻响传来,林殊抬头,白茫茫的一片里辩认出娘亲身边多了个小人儿,漫天飘花飞扬着遮挡了他们的视线,只觉得那个小孩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圆圆的,很是可爱。

“你笑什么?”林殊胡乱抹了把脸,快走了几步,语气不善地问到。向来没皮没脸的人一旦体会到羞臊为何物,小情绪就排山倒海地袭来。

圆眼睛小孩看上去有点惊慌,还没开口晋阳先寒了一张脸:“林殊。”两个字就让张牙舞爪的小魔王敛了声,耷拉着眉眼站得笔直。

“姑母,你别生气,是我不好,我不该笑他。”小孩仰着白嫩嫩的一张小脸,带着些担心的开口。

晋阳缓了脸色,叹口气揉了把圆眼睛小孩的头顶,带了些笑意。“景琰你……唉罢了,小殊,这是七皇子殿下,听到有个年纪相仿的弟弟,便要跟过来寻……”

“姑母——”被唤作景琰的孩子扯了扯晋阳的袖口,不好意思地往后躲了一步。

“好好好,姑母不说啦,景琰别怕,小殊他很喜欢你。”

“我才……”林殊想也不想便反驳,又及时咽了后半句,心有余悸地抬眼看向娘亲,余光扫向那位七皇子殿下,见他仍是弯着嘴角的喜悦摸样,竟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你什么,你别忘了一会儿自己去书房领罚。”晋阳无视自家儿子瞬间皱成一团的小脸,又嘱咐他带着景琰四处走走,便离开找静嫔叙旧了。

“是——”林殊看着自家母亲走远,迁怒地瞪了一眼离了姑母的袖子只能搓着自己袖口的圆眼睛,那孩子显然感受到了自己的敌意,挺直身体,脸上仍透出藏不住的期待,林殊噎了噎,体会到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平时对待豫津景睿时的牙尖嘴利一时竟施展不出来,越发的不甘心,只能没好气地叫他:“走吧,七殿下。”

“我叫萧景琰。”圆眼睛一本正经地纠正他,又想到什么似的害羞地朝他笑,“你可以……叫我表哥吗?”说完没等林殊反应,又飞快地补充,“不愿意的话叫我名字就好。”

林殊一脸黑线,表哥?不行!不过这家伙刚才的话让他忍不住有点开心。“七,呃……萧景琰,我是无所谓啦,但你是皇子……”

“没关系的!”萧景琰黑漆漆的眼睛亮了亮,“母妃说咱们不必见外,叮嘱我不许你唤我殿下。”

“哦……”

“那小殊弟弟,我能跟你们一起玩吗?”萧景琰眨着圆眼睛跃跃欲试。

“我叫林殊!”

“可是母妃说……”

“七,殿,下。”林殊咬牙。

“林殊,我能跟你们一起玩吗?”萧景琰爽快改口。

“……”林殊忍了忍,才没让那句“你可以叫我小殊”脱口而出。转头,那里还有言豫津和萧景睿的影子。林殊只得悻悻领着萧景琰转了两圈便回林府。

 

回到前厅,晋阳和静嫔一人抱着一个暖炉亲密地说着话,见两个小家伙恹恹的样子,静嫔把林殊唤到身边,递给他一个食盒,柔柔地笑到,“小殊怎么不高兴了?静姨带了些点心,快尝尝看。”林殊立马眉开眼笑地接过食盒道谢,捏起一块太师糕啊呜啊呜往嘴里放,景琰也凑上来,探头探脑巡视一番后失望地扁了嘴,“母妃,怎么没有榛子酥?”

“你小殊弟弟对榛子过敏,景琰喜欢的话下次来了姑母专门做给你。”晋阳怜爱地拉了景琰到面前细细地看,“这孩子长的真真是玉雪可爱,越看越招人疼,还这么乖巧,哪像我们家这混世魔王。”

“姐姐哪里的话,我倒希望这孩子像小殊一般热闹些,总归能开心地长大。”静嫔看着景琰,若有所思。

“说起来皇兄打算把景琰放在景禹府中教养,静儿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景琰以后要多来姑母这里找小殊玩哦。”

“是,姑母。”景琰依旧答得乖巧。林殊看了看萧景琰,沉默着。

 

林殊等了七日,等来了又一场鹅毛大雪,却也没等到萧景琰来找他。实在坐不住,林殊一大早跑到母亲面前央着要去祁王府。晋阳看着一脸焦急的儿子,忍不住取笑他,“小殊想景琰了吗?”

“我……我答应过景琰带他打雪仗。”晋阳不理他,挥挥手打发他出门。“早说你很喜欢景琰了。”晋阳看着儿子“嗖”一下窜出去的背影笑得开心。

林殊奔向祁王府,家丁通报后不一会儿被带到书房。“小殊?”祁王惊讶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小火人。

“景禹哥哥,景琰呢?他说好了要找我打雪仗的,都这么久了也不见他来林府。”林殊不满地抱怨。

“景琰前两天受了寒,现下还睡着。也不早了,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叫他?”祁王拉着林殊往幼弟房间走去。

“景琰生病了?严重吗?”林小殊想着自己生病时被父帅捏着鼻子灌进去的药水,感到嗓子一阵发苦,忍不住皱了眉毛。

“倒是没什么大碍,但恐怕今日还不能同你出府玩闹。不然我差人送你去找景睿他们?”

“……”林殊没接话,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他是真的想景琰了,只得拉着祁王的手快步向前。

进了景琰房间,两人还没开口,便看到景琰闭着眼睛撒娇,“阿兄,景琰真的好了,能不能不喝药了呀……”声音软软地拖着腔调,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噗嗤!”林殊觉得这甜腻腻的声音像是小猫的爪子轻巧地挠着他的心尖,但这软糯的嗓音跟那天总是一本正经又乖巧安静的萧景琰形成了巨大反差,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萧景琰睁眼,“小殊弟弟?”看清来人后顿时羞得满脸通红,直往被子里躲,又忍不住埋怨出声,“皇长兄!”

景禹也是一脸笑意,冲林殊挤了挤眼睛,无奈上前轻拍着决心把自己裹成只蚕茧的弟弟,温柔哄劝,“好啦好啦,景琰乖,是兄长不对,害你失了颜面。快起来看看小殊,他可是一大早就跑来找你了。”

蚕蛹露出两只眼睛,过了会儿又探出一节细白的胳膊,朝林殊挥了挥。林殊笑着抓住那只手,又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啊?不是说了要跟我一起打雪仗吗?”

景琰探出脑袋小声说:“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怕去林府会打扰你。但是我每天都有在王府门口等你来!”景琰笑,“你来啦。”

“傻子,我没有不喜欢你。”林殊握紧了他的手,那天他们最终也没能打雪仗。

 


评论(8)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