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Everywhere,an ocean.

【宽修】狐崽系列二

强迫症果然无法忍受糊一脸的图……

这次应该不会被屏了吧,看过的请原谅我的瞎折腾~

关于分级:本来想写个R15一顺手变NC-17了(泪)

再次,冷圈写手求关爱QAQQQ


修鹇病了。其实他身体似乎一直不太好,但这几天更严重了,时常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张小脸苍白,却挂着乌青的两个黑眼圈。这幅孱弱的模样自然入不了女客人的眼,宽永暗暗松了口气。修鹇的身体很虚弱,种狐又十分稀少,这些人唯利是图,不愿真的伤了他,虽然受些辱骂,好歹不用去“工作”,也不会再添伤痕。

将养了几天,修鹇的精神好了些,遥遥地有穿金戴银的贵妇人往这边张望,她在看修鹇。宽永用眼神提醒他做好准备,修鹇捂住嘴,拼命地想压住咳嗽声,整个人抗拒地缩成一团。完了,再这样下去免不了一顿毒打,宽永敛去眼底的担忧,摆出职业化的帅气笑容准备帮修鹇挡下一劫,他对着这只小狐狸总是心软,大概是修鹇还太小太弱,可他不知道这是在帮他还是害他,至少现在,修鹇总得学着习惯这些。

“这位小公子好像不太舒服,夫人,不如看在在下的面子上另选一位。”宽永略显惊讶地抬头,有人在他之前帮修鹇解了围,那人背对着他们,身形修长,锦衣华服,看起来地位颇高。

“大人言重了,是我的不对,未察觉小官人的不适。”女子听起来有些遗憾,但带着十足的敬意。

男人转过身来,五官是刀刻般的深邃立体,俊朗而锐利,他的视线落在修鹇身上,修鹇抬头,犹豫着说了声谢谢。男人轻笑,俯身靠近他,用扇子抬起修鹇的下巴,少年清俊的脸因为低烧染了些红晕,宛如淡粉色的桃花,几分病意更显得他惹人怜爱。“倒是个招人疼的,小狐狸,好好养病。”宽永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喉咙干涩得发疼,说不出话来。男人说完朝侍从吩咐了两句便转身走了,修鹇有些疑惑地望着宽永等他开口。

“嗤,竟看上你了,小病秧子。”老板厌恶地皱眉,檀凤楼里的种狐都是为了狐族繁衍存在的,但也有部分是为满足大人物的特殊需求,“接不到客留着你也没用,给我伺候好刚才那位贵客。”

修鹇懂了,面色一下子苍白起来,嘴唇忍不住发抖,一双眼却被怒火点亮,闪过一丝兽性,犬齿隐隐露了出来,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鸣。

“修鹇!”宽永伸手搭在他的手背上,还好老板已经离开了,不然修鹇扑上去的下一秒就会被那些彪形大汉撕碎。

 

[其实没什么区别,都是工作而已。]

[修鹇,你要学着习惯,学着忍耐,千万不要冲动。]

……

 

赵宽永想了一万句劝说修鹇的话,可看着修鹇望着他的样子,他张了张嘴,一句也说不出。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够强大,不能替你挡下所有伤害,甚至不能带着你离开。修鹇一下子平静下来,他冲宽永摇了摇头,嘴角的梨涡抿出一点笑意。

 

修鹇的病得到照料后渐渐好转,人却越发安静,宽永心里越来越慌,他在害怕,但他知道修鹇更害怕,那小狐狸虽然一副瘦弱的模样,骨子里却执拗、骄傲得很,赵宽永一面担心他出言不逊惹恼了大人物,一面又担心他太过讨喜被那些权贵们惦记。下午修鹇被叫了出去,赵宽永的心几乎悬到了嗓子眼,坐立不安了好一会儿,干脆出去透透气。他回来的时候正是黄昏,修鹇坐在窗边发呆,脚边是被揉的乱七八糟的画本儿。赵宽永走过去拉起他的手,掏出被攥成一团的废纸,修鹇被修得干净圆润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赵宽永叹了口气,他不用猜也知道那些画本儿的内容,修鹇不肯看,但他什么都不懂,肯定会伤着自己。

“跟我出来。”赵宽永没有松手,拉着修鹇七拐八拐进了一间杂物房。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713373


【不负责任的后续】:小修没有被吃掉,前面炮灰权贵为小修解围其实可以看出是个蛮有风度的狐狸,然后在下一次遇到危机之前两个人就被贺兰大人救走啦,从此三只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炖这半锅肉我已经筋疲力尽,应该不会扩写了,奉上权贵和小修的几个小片段:

1. 男人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戏谑地冲修鹇笑了笑,“小狐狸,别害怕,我不会让你太痛的。”修鹇神色平淡,“大人,不必劳烦您,这些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男人凑上去仔细嗅着他,沉了声色,“谁替你准备的?”修鹇脸色白了一瞬,一字一顿地说:“我自己。”

2. 修鹇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双眼黑白分明地望着男人,男人俯下身,“我那日竟没看出你是这么听话的小狐狸。”修鹇笑笑,“要是扫了您的兴,今晚我就算不会受伤回去也可能被打死。”

“你若是怕死,就不会有这一身的伤了。”

“本来是不怕的,但是有人跟我说要我好好活着。”

“是那个帮你准备好一切的人?”

修鹇看着他,认真地说,“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家人。”

3. 男人背对着他坐在床边,“你出去吧,我虽然算不上是个善良的人,但也不忍心就这么拿走别人唯一的珍宝。”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