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少年篇·壁上朱弓】(上)

官方天天砍刀忍不住自己撒点糖渣

脑洞大概是酱紫…会写两位幼年,少年以及后来的先生与殿下。至于顺序…哪个顺手写哪个~不用在意的哈~~

  霓凰郡主初到金陵之时,箫景禹还是那个刚正不阿,一呼百应的亲王,七皇子箫景琰还是他最为疼爱的幼弟,而林殊,也还是那个与箫景琰形影不离,意气风发的少年。

   梁帝看几个孩子年龄相仿便嘱托景琰关照霓凰,而霓凰虽是姑娘家,倒也性子直爽,一来二去便入驻了林殊与箫景琰的朋友圈,三人或相约切磋,或结伴游玩,渐渐地密切起来。这最高兴的,就是林殊了。以往总是自己缠着景琰,看着他板着一张小脸,紧抿着双唇,有事没事便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偏偏生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衬的本该轮廓硬朗,英气十足的少年生出几分无辜又单纯的气质。林殊最爱做的,就是捉弄景琰,看着他刻意摆出的严肃表情终于流露出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盛着的羞恼与无措,才一边好声好语地哄骗炸毛的好友,一边毫无歉意地认为这才是景琰该有的样子。可日子久了,七皇子殿下的脸皮厚度也与日俱增,变得不是那么好捉弄了,时不时还会反击一下。这下可好,来了个新的玩伴,也是个活泼性子,林殊自然想着同霓凰一起戏耍一下景琰。

    这几日景琰跟着祁王练兵,好不容易闲下来便答应了林殊与郡主的邀约,提前在酒楼候着。

    “景琰啊,你说你也不小了,整天黏在祁王兄后面景禹哥哥景禹哥哥地唤,哪有一分我们面前严肃刻板的呆样。”林殊刚进来便笑着调侃几日不见的好友。

    “景禹哥哥带兵有方,我自然敬重。倒是你,小殊,别整天带着霓凰乱窜。”景琰不咸不淡的反击,面上表情也无变化。

   

    林殊见没讨着便宜,无趣地撇了撇嘴,跟霓凰使了个眼色。三人正享用佳肴,一姑娘自侧门而入,莲步轻移,坐定后,转轴拨弦,三两下便曲音绕梁,琴声惹人沉醉。

   “景琰”林殊眼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这可是名冠金陵的萝芙姑娘,我见你忙了这几天才好不容易请来的啊,萝芙姑娘演奏时有个规矩,不准人出入打断,你这惜乐之人总不会打扰她吧。”偏过头,果然看见适才一脸平静的箫景琰脸色有些挂不住,左手微微捂住肚子,却还是坐的笔挺。林殊暗笑,看你这家伙还能坚持多久。

    一曲渐入尾声,林殊却没等到预料中景琰暗暗拉着他的袖子,却又涨红着脸,瞪着一双鹿眼不肯说话的别扭模样。疑惑地看向他,箫景琰却是脸色苍白,左手紧紧握拳,像是在缓解不适,又像是在阻止什么动作,额头上已沁了层薄汗。林殊有些恼怒,顾不得什么规矩了,匆匆向萝芙致了歉,跟霓凰两人扶起景琰,急道:“箫景琰你是不是没脑子啊!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就这么忍着!怎地跟着祁王兄好的不学,这装模做样的本事倒是更胜往日了!”

    景琰只是垂着眼,长长的睫毛盖住了情绪。三个人用餐,只有他一个人闹肚子,心里自然明白是小殊连带着霓凰戏耍他罢了,从前若是只有小殊一个人如此,他定会先不乐意地服一下软,再揪住他打闹一番,寻机作弄回去。可是现在…他看着面前的长身玉立,眼带恼意与焦急的少年,还有身边娇俏可人,同样关心又带悔意看着他的少女,无来由地,心里一酸,带着些委屈,就是不愿意服软。这种感觉…像是…嫉妒小殊被别人抢…打住!箫景琰暗暗咬了咬牙,自己怎变得如此心胸不阔,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小殊和霓凰都是自己的好友,没什么可想的。

    心下一宽,景琰稍稍站直,对着两人一笑,“无妨,景禹哥哥教导我要心胸开阔,以德报怨,今日我便不与你们计较,不过实在是肚子疼,下午怕是不能跟你们一起听曲儿了。”说罢便出了厢房,还约了改日到校场切磋。

   “太好了,景琰哥哥没有生气!”霓凰拍拍胸口,不忘教训林殊“不过林殊哥哥,咱们下次可不能这样,好像有点过分了。”

    林殊眼里却无半点作弄成功的喜悦与自得,自己本不想害得景琰如此难受,只是这段时间,景琰总黏着祁王兄,对自己的玩笑是越来越应付自如了,他无来由的有些心生不安,景琰这次虽未生气,却比揪着他痛打一顿还叫他难受,心里胀胀地发闷,林殊出了酒楼,拔腿便往祁王府走。

    “你去哪呀!林殊哥哥,下午不是还要听曲儿吗?”霓凰看着林殊的背影,也有些怅然若失。

------------------------------------------------------------------------

说好的甜啊对不起我有罪!不过这也算甜吧~这么狗血的哈【抱头遁】

未完,妥妥的HE不用担心!【靖王小乖乖严肃脸】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