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少年篇·壁上朱弓】(下2.1)

抛头颅,洒狗血。

-------------------我是lo主拖了太久没更忘记前情请戳头像的分界线------------------------------------------------


祁王府。


“皇长兄~这是母妃前几日刚得的武夷岩茶,我尝着…甚是清新!很是喜欢,便送了些过来。”


祁王默默地接过茶杯,看着自家一向不爱喝茶只爱白水的弟弟,直到景琰嘴角的笑有些挂不住,才叹了口气:“可是又有什么事了?”


“今日上元佳节,父皇又不在宫中设宴,不如…”景琰咬咬牙,“我们去赏灯吧。”


“……”祁王托着茶杯的手稳了稳,不由觉笑道“这种节日景琰你就算不约上三五个佳人也好歹跟小殊霓凰他们去闹,拉上我干什么。”


“我…我自然约了小殊他们,只是景禹哥哥你也知道小殊那个性子免不了要凑着热闹生出些事,霓凰又从不拦着他…”景琰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却又有些急促的抓住兄长的袖子“皇长兄你就陪我去吧!”


萧景禹明显不相信景琰的借口,却也享受自家小七难得的撒娇,想着晚上也没什么事,便揉了揉景琰的发答应了。


华灯初上,二人便出府踏上热闹纷杂的街道,往林府走去。


林府。


“林殊哥哥!好看吗?”花灯下笑靥如花的少女朗声道。


“嗯,好看。”林殊也抬头笑着看向花灯,暖融融的烛火映着宣纸上的红梅,竟使那清冷孤傲的梅骨露出几分柔软的娇媚,他无端觉着这矛盾的风骨倒有些像景琰,总端着一脸的严肃,一副天上地下我最沉稳的模样,却稍被逗弄就忍不住露出自己的小尖牙毛爪子胡乱挥舞。这么想着笑意也越发柔和,竟没发现眼前少女脸上娇俏的红晕。


“林殊哥哥,我…”霓凰看着面前笑的温柔,与平常飞扬跳脱的模样截然不同的林殊,忽然有些语塞,绕是将来必定奔赴沙场,不让须眉的巾帼,面对年少的情愫也总是有些害羞。“我喜欢你!”少女从梯子上跳下来,红着脸递出精心黏制的灯笼。


林殊这才回过神,有些被吓到般看了一会儿霓凰,又傻兮兮的挠了挠脑袋,咳了咳,“霓凰,你知道我对你一直没变,我…”


“林家小殊!霓凰!明明约了我家景琰,怎地这个时候还在磨蹭?”遥遥望见两人,祁王笑着招呼道。与这几个小家伙一起,他也乐得轻松,恢复几分少年人的张扬。身边本该迎上去的景琰却没了动静,有些尴尬的杵在那里。他方才大致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心中一沉,正想等着林殊的反应却又有些莫名抗拒时,便被兄长拉着向前挤入两人的空间。景琰有些疑惑的望着笑的一脸坦荡的兄长,感受到其他的目光也执拗地不肯扭头。


林殊倒是很感激祁王的打岔,只是看到一边梗着脖子的萧景琰,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景琰啊,你是怕我吃了你不成?赴个约还要拉着祁王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根小尾巴吗?”


萧景琰并不理会好友的打趣,仍是一板一眼地去和林帅告了安,这才拉着自家兄长,催着小殊霓凰前去赏灯。


一路上霓凰不时被街边花样百出的灯笼拦住了脚步,发出惊喜的轻呼跟清脆的笑声,忽然又悄悄挽上林殊的臂弯,捂着嘴笑着指向前方。林殊有些心不在焉的抬头,看到祁王摸出一盏不知哪来的荷花灯,蹑手蹑脚地放在景琰的头上,而那个不知道是在专心走路还是专心发呆的傻子竟一点也没发现。


林殊有些气闷,萧景琰这个大别扭,近来越发黏着祁王兄,对着他又硬的跟块臭石头一样,不知哪里得罪他了!亏自己还给他准备了礼物!越想越不是滋味,林殊干脆快步上前扯住萧景琰:“景琰你走那么快干吗?!我们是赏灯又不是赶集!”


萧景琰猛地扭头,对上林殊的目光,头上的荷花灯随着大幅度的动作掉落,他有些茫然地盯着灯看了会儿,继而惊慌地拾起,红了耳尖瞪了一旁看戏的兄长一眼,匆忙揣进广袖中,又不死心地往里塞了塞,才开口:“明明是你跟霓凰走的太慢了。”


看着萧景琰紧张的拾起花灯,林殊心里翻涌起一阵不安,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狠狠捏了一把,顿了会儿冷笑一声:“藏什么藏!都顶着这灯走一条街了,还怕别人看到不成!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不耐烦,看你这么宝贝这荷花灯,想必是哪家小姐送的吧?”林殊有些气急,忍不住胡乱猜测,却又停下来等着景琰反驳他。


毫无防备被凶了一顿,景琰也禁不住有些生气,拢了拢衣袖提高了音调:“怎么?就许你过节能收到花灯,我就不行么?”


“你…”林殊想到之前霓凰递给他的灯笼,一时不知该怎么当着她的面跟景琰说,有些犹豫,又见景琰仍是一副愤愤的表情,不由想到他并未否认那盏灯的来历,语气便又不善起来:“你自然有本事收到那花灯,只是那位小姐手艺委实差了些,做的花灯也不伦不类。想来是我不懂事非扯着你来看灯展,误了与佳人的约,才让你这一晚上都心神不宁的,你自便吧!”话刚出口,看到萧景琰先是有些茫然,后又变得失望黯然的眼睛,他突然就后悔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闹别扭也要有个限度,竟比小时候还不知分寸!”被晾在一旁的祁王终于板着脸出声,用眼神喝止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林殊,又伸手将景琰攥在广袖里的花灯抚平,:“你们两个暂时给我分开,小殊你带着霓凰去东街那边的灯市逛逛,我们在前面的湖心亭等你们。”


林殊虽不乐意,但看着捏着袖子不肯理他的萧景琰,也只得被霓凰拉走。


萧景禹替景琰托着花灯,带着他走到河边。“景琰,这灯是你做了要送给别人的对吗?”


萧景琰往前走了几部,背挺的笔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天我跟小殊比赛输了,才答应他…”


祁王笑了笑,陪着自家弟弟在河边吹风。


“皇长兄,你经常教导我要心如止水,波澜不惊。最近我一直做不到,抄多少经书,背多少诗文也做不到。”景琰终于开口,背依然倔强的挺直,声音却泄出几分难过。


“为何?可是因为小殊和霓凰?”祁王寻了块石头坐着,想着景琰这些天的纠结怕是要纠缠他很久,又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半靠着。


萧景琰背影一僵,急忙转过身来便要否认,又想起几天前小殊问他的同样的问题,否认的话终是溜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不知道…也许是吧。我跟小殊从小一起长大,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后来霓凰来了,我清楚霓凰喜欢小殊,他们两个一起捉弄我,一起冒险,可我知道小殊跟我依旧是最好的朋友…如果…如果小殊喜欢她,那,那以后…”那以后他第一个想到的不会再是萧景琰,他第一个要护着的不会再是萧景琰,他凯旋时急着想要分享喜悦的不会再是萧景琰,他受伤时帮他包扎伤口又在他耳旁啰嗦的也不会再是萧景琰…心里一股沉甸甸的失落像石头一样拉扯着他的心,他不安地抬眼看着兄长,担心皇兄会对自己失望,骂自己心胸狭隘,小肚鸡肠。


祁王看着自家弟弟难过的有些泛红的眼眶,叹了口气站起来,从小到大,这傻孩子一露出这种神情,最招架不住的便是林家小殊。感情这事,总是旁人看得最清。


“景琰,男女之情如同致净的纯水一般令人心生澄澈,兄弟之情亦是更加固若金汤。小殊待你如何,你只看到了一半,不过这感情之事,不是旁人能替你们论断的。”祁王往前走了两步,“既做了河灯,也别辜负了这佳节,我陪你放了吧。”


弯弯绕绕的小河在满街的华灯里泛着粼粼的波光,景琰那盏简陋的荷灯不过沧海一粟,转眼便漂浮进随波逐流的许愿灯里。“好了,灯也放了,皇兄刚刚也替你许了愿,景琰定会如愿的。”萧景禹对他神秘地笑了笑,便拉他转身。灯火阑珊里,萧景琰看到林殊跟霓凰离他越来越近。


------------------------------------------------------------------------本来是要一发更完的,但lo主拖沓的文笔…抱歉各位~还有一更~其实是因为接下来写的总觉得不顺,所以明天更qwq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2333333 ooc见谅

然后狼牙棒虽然完结惹 但是目前不会出坑哒 有脑洞了接着写~

鞠躬 前段时间真的忙翻惹 拖更见谅QAQ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