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授权翻译】Educating Arthur (2/25)

原作者: shadowglove 88

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1797/chapters/4942179

分级: T

预警: 无

授权:

 

 

 

Summary:

乌瑟国王输给阿格温后,一个来自卡美洛的家庭搬到了埃尔多,埃尔多的居民对这些新来的人感到不满与怀疑。梅林并不介意盖乌斯家庭的到来,但也许他只是被一个新乐趣给蒙蔽了。他喜欢戏弄这一家里最年轻的那个男孩,一个叫亚瑟的混蛋。亚瑟看起来对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做的事情出奇的无知,而梅林总是乐于纠正他。

Chapter 1

梅林从未离开过埃尔多有很多的原因,魔法只是其中之一。埃尔多的人知道他会魔法,艾希提尔也支持魔法,所以他明白只要呆在这里他就是安全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的妈妈,他是胡妮斯唯一的孩子,她需要他,即使她没有表现出来。去年她试着把梅林送到卡美洛,但梅林自己又回来了,他绝不会让她一个人留在村子里自己却离开,尤其是那里仍有许多强盗时不时恐吓大家。不过,卡隆那伙强盗自从打了胡妮斯被梅林在十六岁生日那天收拾了一顿后,已经很久没再骚扰过埃尔多了。强盗们并没有远离埃尔多,他们仍然在附近晃悠并且持续恐吓周边地区,但是他们再也不敢轻易出现在埃尔多人们的视线内。

 

本来埃尔多的村民对梅林的力量还多少有些提防,但这件事情过后他们对这个强大的男孩再无芥蒂,完完全全地相信梅林不仅永远不会用魔法伤害他们,还会用它来保护他们。攻击事件之后,埃尔多渐渐繁华起来,再也没有卡隆那伙强盗抢走他们的金子跟粮食,大家都很开心,也不再担惊受怕。埃尔多不是一个坏的安家点,于是梅林很快忘了他妈妈想送他去卡美洛的意愿。他真的无法理解他母亲的这个愿望并且一点儿也不想照做,说实话,除非他脑子抽了,不然干嘛要去一个把他这样的人赶尽杀绝的地方?

 

梅林发现他成了埃尔多非官方的保护者,这个小村子变得繁荣起来也并非因为受到来自塞里德或是其他属于艾希提尔的地方的帮助。埃尔多几乎成了这个王国里一个独立的小国家,只有他们每年上交的税费能证明他们实际上属于艾希提尔的。他们拥有自己的行政系统,自己的防御系统(这个,讲真,只是梅林一个人)以及自己的一套规则。

 

战争在他们的周围爆发,但他们并不关心,这与他们无关。埃尔多的生活像它应该的那样紧紧围绕着这个小村庄和这里的人们。这就是为什么当外来者出现时,大家会对他们抱着强烈的怀疑态度了。

 

高汶和兰斯洛特的出现(在不同的时间)和停留引起了大量的注视。大多数村民拒绝跟他俩混在一起,并且相当排斥他们,直到他们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很多女人都爱上了他俩)。现在他们被这个小社会所接纳,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并且看女人们为他俩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这可真不体面,村民们看到时总是摇摇头悄声评论两句,当然他们看到每件不体面的事都会这么说。

 

即便如此,可现在不管是高汶还是兰斯洛特都不再是村民们关注的焦点了。

 

“我跟你说,这些新来的肯定有什么问题。”威尔眯起眼睛看着大约一周前那群人搬进来住下的房子。他们对外宣称是一家人,但傻子才会相信,他们中没一个人的长相看起来跟其他人有半点儿相似,何况他们都差不多大。没有人能真正弄清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有人问到时这家人也总是表现得很神秘,低声讨论一阵后才得出他们的结论。“我不信任他们。”

 

“你不相信任何人。”梅林从他正在读的书中抬起头盯着那两个新”家庭“里的女孩。一个女孩拥有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卷发和清澈的双眼。另外一个皮肤和头发都是深色的,有着一双蜜棕色的眼睛。“但我觉得你会欣赏这道美景。”

 

威尔嗤笑一声,却在偷偷摸摸看了她们一眼后噎住了。“呃...他们也不是...难以忍受,你知道,只是就外貌而言。”

 

翻了翻眼睛,梅林向看到他的女孩们点头致意。

 

女孩们也点了点头并继续她们之前做的事——和彼此悄声耳语。

 

“别再试着勾搭敌人!”威尔绷着脸说。

 

“她们不是敌人。”梅林无奈,虽然是在为他考虑,但威尔有时候真是戏剧得叫人害怕。“她们只是漂亮的女孩子。”

 

威尔看着她们走远 ,然后清了清嗓子重新看着梅林。“那其他那些家伙呢?嗯?”

 

好吧,他就知道威尔会说这个。那三个人,亚瑟,伊兰,还有里昂,虽然风格迥异,但说实话都表现得叫人不得不怀疑他们。伊兰是因为几乎不跟任何人说一个字,里昂则是因为他对待亚瑟近乎怪异的忠诚顺从,亚瑟,是梅林见过的最傲慢自大的混蛋。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跟盖乌斯一块儿搬来的(说实在的,梅林仍在努力理解盖乌斯跟他们,还有他们自己到底怎么可能是亲戚),而盖乌斯之前是胡妮斯信任并尊敬的导师,梅林不觉得村民们会忍受这些新来的人。

 

说到这些人,梅林扭过头,看着亚瑟从那群人共享的草棚里走出来。对于他们而言屋子太小了,通常村民们会聚集起来帮助村里人口日益增多的家庭修建一处新的居所,但他们还没真正接受这些新来的人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所以人们只是漫不经心地站着,并没有想要帮忙的意思。威尔不是唯一一个觉得这个家庭有秘密的人,而在埃尔多这地方,秘密是不招人喜欢的。

 

“万一他们是塞里德派来的间谍呢?”威尔转向梅林。“万一他听说了埃尔多的繁荣,派这些人来监视我们,想要找出我们成功的秘密呢?”他看起来真的很担心。“他们可能会把你带走,梅林。”

 

“威尔,他们来自卡美洛而不是首都。”

 

威尔抿了抿唇。“如果你问我的话,我会说这只能让他们看起来更可疑。他们为什么来这儿?为什么要逃离卡美洛?”

 

“嗯...我猜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像卡美洛那样爆发战争。”梅林耸了耸肩。“王室被推翻了,记得吗?卡美洛正在经历一场政治动荡。人们试着逃出来并在一个没有战乱的地方安定下来,这当然说得通。”

 

威尔看起来有点儿不高兴,梅林总能想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应对他的质问。他喜欢这些事儿,像人们之间有矛盾啦,谁谁谁又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啦之类的。“你剥夺了我生活的乐趣,梅林。”

 

“哦我当然这么做了。”拍拍威尔的背,梅林把他最好的朋友留在原地并走向亚瑟,那个男孩正一头雾水地试图劈开木头,他看起来之前从没干过这活儿。再一次地,梅林想,如果这家伙也能被盖乌斯视为家人,那他在陷落之前的卡梅洛城堡一定有着尊贵的地位。“嘿,你劈柴的方式错了。”

 

亚瑟扬起一边的眉毛。“我没有。”

 

说真的,这是他见过的最执着于说大话的小子。“哦当然了,你做得很正确,所以你才没有任何进展。”

 

亚瑟脸红了,既生气又尴尬。“所以,哦伟大的砍柴人,我哪里做错了?”

 

“你用了刀口错误的部位去砍,并且对准了木头错误的位置。”梅林伸出手,接过亚瑟不情不愿递过来的斧子,他示范了正确的做法,木头一下子裂成两半。“现在你再试试。”

 

亚瑟皱眉,一把抓过另一块木头,像梅林刚才做的那样朝木头抡过去,木头应声裂开。一抹愉快的微笑迅速在他脸上绽开,他转身看向梅林“看!我告诉过你我知道该怎么做。”

 

哦这家伙又开始说大话了,可看着那个眼睛闪闪发亮的金发男孩,不知怎么地,梅林也觉得有些开心。“你当然知道了。”

 

里昂从房子里走出来,看到亚瑟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仿佛在他面前砍柴的不是亚瑟而是一只猴子。“我的殿……我是说,亚瑟。”他清了清嗓子才重新开口。“我可以搞定这个。”

 

“我也能。”亚瑟越过肩膀倔强地看了他一眼。“我可以跟其他人砍的一样好。”

 

“没错你可以,可是——”里昂仍然试着阻止他,直到他看到亚瑟神色一暗,“我,我还是到里面待着吧。”

 

梅林看着他进去,他觉得他从没像现在这样好奇里昂对亚瑟的感情。“呃,看起来他是一个保护欲过度的…哥哥?”

 

“里昂是我的表兄,不是我哥哥。”亚瑟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堆木头上,“如果你想问的话,莫嘉娜是我的姐姐,伊兰和格薇尼尔也是我表亲。”

 

好吧,他们只是表亲,这听起来可信多了。

 

“我真嫉妒你有这么多家人,你知道,我家就只有我和我妈妈。”梅林体贴又带着好奇地看着亚瑟。然后他看见喝得醉醺醺的高汶歪七扭八地在周围打转,顺便一提,现在是明晃晃的大中午。亚瑟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但梅林没看见,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高汶身上,这家伙真是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好吧,看来我该让你继续你的工作了。”说完他骂骂咧咧地走向高汶,扶起他往住处走去,准备把他不省人事的酒鬼朋友扔回他那该死的床上。

 

 

————————————

 

 

“我爱上迷人的格薇尼尔了。”

 

梅林有些无语地看着兰斯洛特无比真诚的脸,说真的,他不用费劲儿说出来的,这都快写他脸上了。兰斯洛特明显早就开始帮助这家人了,他讨好这家的男人们,并且每天都为格薇尼尔送去鲜花。但兰斯洛特显然觉得他必须用言语把这种感觉宣泄出来,这种…好吧,不知道为什么,让他备受煎熬的感觉。

 

“她是一朵如此珍贵的鲜花,一位无与伦比的淑女。”兰斯洛特喝了口他的蜂蜜酒。“我怎么敢认为我配得上她的青睐?”

 

“我同意,她确实是个特别好的女孩,但说真的,你到底为啥要自卑?”梅林歪歪头。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女孩,既不是一位公主,也不是一位女王。你能喜欢她她已经够幸运了。”他浅浅地抿了口自己杯子里的蜂蜜酒。梅林几乎从不喝含太多酒精的东西,他喝醉后周围估计能混乱得像一个爆炸现场。“这对她的家庭也是件好事,你要是加入他们的话也许能改善大家对他们的看法。”

 

“你的族人确实挺多疑的。”兰斯洛特若有所思地说。“要是我能引得她的青睐,要是她的家人能祝福我们,上帝啊,那我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现在他不用再说什么了,不是吗?这家伙幸福得快上天了。梅林只是笑着拍了拍他朋友的肩膀。

 

兰斯洛特看出他的鼓励,笑了笑:“谢了,梅林。”

 

“我可什么也没做。”梅林靠回他的座位,“不过如果你们俩真心相爱,那我完全赞同这件事。在你的追求之路上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别忘了说一声儿哈。”

 

“谢啦,我会的。”兰斯洛特看向另一张桌子,伊兰和亚瑟被村民们孤立在一旁,默默地喝着酒。

 

“嘿,你可以帮上忙了,”兰斯洛特碰了碰梅林的胳膊,“要是你能在我跟伊兰谈话时替亚瑟找点儿乐子,我会感激不尽的。”

 

梅林转过头看向那张桌子,惊讶地发现亚瑟也在往这边看,金发男孩在撞上他的视线后迅速地移开了目光。“好吧,如果我必须这么干的话。”

 

兰斯洛特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那我们过去吧。”

 

手上拿着蜂蜜酒,梅林跟兰斯洛特在接近亚瑟他们之前被村民们团团围住打招呼,耽误了好一会儿。兰斯洛特希望伊兰能和他出去单独谈谈,伊兰看了亚瑟一眼才点点头跟他离开。梅林扑通一声坐在伊兰之前的位置喝了一口他的蜂蜜酒,然后看了亚瑟一眼,确定金发男孩是在故意无视他。

 

梅林有些疑惑地把手里的玻璃杯放在桌子上,“嘿,你松土的方式错啦。”

 

亚瑟张了张嘴,看梅林的眼神充满了愤慨。“我才没有!”

 

“你有。”梅林又若无其地喝了口酒并移开了视线。

 

亚瑟的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几次然后愤怒地瞪着梅林,眼神用力得像是要在他身上戳几个洞。“那么你倒是说我哪里做错了?”

 

“我真高兴你终于懂得问问题了。”梅林朝金发男孩厚脸皮的笑着。“你握着犁的时候背扭的太厉害了。还有,实际上大多数人会让他们的牛干犁地的活儿 。”

 

“显而易见,我们没有牛。”亚瑟的语气听起来像是他其实在说梅林是一个白痴。

 

“所以你可以借我们的。”梅林被亚瑟震惊的表情取悦了,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我甚至可以教你如何正确地驱使它们以及如何正确地松土。”

 

亚瑟张开他的嘴,又呆呆地合上,然后再次张开。“我没有正确地松土。”

 

“当然没有。”

 

他咳嗽两下,清了清嗓子。“但是我们很感激你可以借给我们你的牛。”

 

“你当然会。”

 

亚瑟扫了他一眼。

 

梅林只是愉快地微笑,看着伊兰和一个喜气洋洋,高兴的快要晕过去的兰斯洛特走进来。他从伊兰的椅子里起身,朝亚瑟点了点头,又拍拍兰斯洛特的肩和他一起离开。兰斯洛特激动地和他分享着好消息。

 

 

***********************

 

 

感谢@金色阳光下的碧绿叶子 姑娘推文~[抱歉不知道怎么艾特xD

 

作者一章实在太长,lo主暗搓搓决定按章节翻。

 

最后,所有的精彩之处都是作者的功劳,如果觉得无趣的话那是我的锅,原文超级可爱的~如果大家喜欢的话请去原地址给作者姑娘一个kudos吧~xxx

 

 

 

评论(4)

热度(45)

  1. MerthurGoep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