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授权翻译】Educatig Arthur

原作者: shadowglove 88

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1797/chapters/4942179
I
分级: T

预警: 无

授权:

 

 

————————————

 

尽管他不喜欢亚瑟,胡妮斯的话还是萦绕在他心头,梅林也清楚她为什么会得出那个结论。这就是为什么他决定停止“教育”亚瑟,让那家伙去自生自灭好了,反正亚瑟似乎也从没感激过他的帮助。梅林开始忙于各种事情,并刻意忽略他妈妈尝试提到的任何关于亚瑟和那家人的消息。事实上,他不知不觉中成功地躲避了亚瑟两个星期,他忙着修缮草屋,忙着准备祭奠,甚至忘记了正在躲着他。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继续着,直到他在为祭奠做准备的第二天跟亚瑟撞了个正着。

 

“我是过来帮忙的。”亚瑟深吸了一口气,“呃,我们都是。”

 

远处里昂已经抱起一大捆木头,低头听着芙蕾雅结结巴巴地解释他该干些什么。

 

而亚瑟,就静静地站在梅林面前。

 

梅林抬头看了看里昂,又把目光转回亚瑟身上。“去问芙蕾雅,她会告诉你该干嘛。”说完又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亚瑟气哼哼地嘟囔着,朝那个女孩跑了过去,很快又带着一些工具折回,在梅林的附近蹲下。他试着独自完成芙蕾雅交给他的工作,犹犹豫豫地摆弄着。但每隔几分钟他都会悄悄往梅林那儿看一眼,然后继续挣扎着弄清楚他到底被安排了什么任务。说真的,亚瑟头都要大了,这都是些啥操蛋玩意儿啊。

 

被好奇心驱使着,梅林忍不住在金发男孩没往这边瞄时偷偷看回去。他意识到芙蕾雅其实是想让亚瑟做一个祭奠上会用到的迷你柳条肖像。显然亚瑟完全不知道他在干嘛并且毫无悬念的搞砸了它。梅林张张嘴想要纠正他,但随即他闭上了嘴重新埋首于自己的事。

 

瞎忙一气后,亚瑟终于不耐烦地吼了一声,自暴自弃地转过身看向他。“这真是太蠢了。”

 

梅林看着他,然后瞥了眼他脚边乱糟糟的柳条。“你完全搞错了。”看到亚瑟脸上瞬间变得尖刻的表情,他忍不住偷笑着放下手里的工作,挪到他身边向他示范如何正确地搭建迷你柳条雕像。“这需要一点技巧,不过等你多做几次后,它就会变成你的第二天性。”

 

亚瑟只是沉默地看着他示范。

 

“卡美洛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庆典吗?”

 

亚瑟摇摇头。“关于古教的一切都是被禁止的。任何我们曾经可能有过的类似习俗都已经消失很久了。”

 

“这可真遗憾。”古教文化是埃尔多风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梅林无法想象没有它的生活。

 

“我不这么觉得。”亚瑟皱眉。“魔法是邪恶的。”

 

啊,他可真是个典型的卡美洛男孩,不是吗?梅林扯出一个假笑,让雕像漂浮在空中,用魔法完成了剩下的部分。他可以感受到亚瑟完完全全的安静下来,金发男孩明显被震惊了。

 

“你错了。”说完梅林转身离开。

 

————————————

 

 

现在是亚瑟在躲着他了,它的确有点刺痛,但梅林尝试着不放在心上。他只是继续忙于祭奠前的准备工作以及其他需要他帮忙的事。有传言说王国正处于动乱之中,而埃尔多的村民正藏匿着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因此梅林尽了他最大的努力去留意埃尔多的边境,并在几天前发现一名骑兵从山顶上俯视着这个村庄,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冒险进入村子,他希望能一直如此。

 

“我觉得是卡美洛的动荡蔓延到我们这儿来了。”高汶皱着眉发表自己的观点,对那个国家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他正帮着梅林和其他人抬起祭奠上将被烧掉来进贡给神的巨大的柳条人,里面装满了大家献上的水果,鲜花,还有什锦礼盒。

 

“很有可能是这样的。”兰斯洛特从另一个角落冒出来赞同他的话。“他们也许推翻了那个暴虐又疯狂的国王,阿格温现在坐上了王位。但有人说乌瑟的继承人逃了出来,梅林上次发现的人可能就是阿格温派去搜捕那个年轻的继承人的,以防他卷土重来再次夺走王位。”

 

“别,我希望那家伙永远也别这么干。”威尔费力地抬着雕像,脸憋得通红。“乌瑟·彭德拉根简直是卡美洛的噩梦,他儿子估计也坏透了。”

 

“嘿!我说,”高汶兴奋地转向兰斯洛特。“你跟一个之前为卡美洛王室服务的女人结了婚哎,她难道没跟你说说在那里的经历吗?”

 

兰斯洛特摇摇头。“亲爱的格尼薇尔不愿提及在卡美洛或是逃亡途中的事情,我只知道这些在城堡里工作过的人现在都处于危险之中,毕竟他们被视为乌瑟的忠实拥护者。所以她叔叔也跟着他们一块儿逃出来了。格尼薇尔和莫嘉娜小姐都是国王养女的女佣,亚瑟,伊兰和里昂曾经是骑士,盖乌斯则是宫廷医师。”

 

梅林的视线落在工作着的亚瑟和里昂身上,他们离得不远,足以听清这场谈话。他想他大概能看出来那男孩是名骑士。他确实有着高贵的气质。

 

“梅林,你会魔法耶!”高汶像是刚想起这事儿来。“所以我们到底为啥要费心巴力地干这种苦差事?你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搞定一切。”

 

“节日一半的乐趣就是大家齐心协力地为祭奠做准备。”梅林侧着身子经过他的朋友,“放心,我不会残忍地剥夺你的快乐的。”

 

高汶看起来很想揍他,梅林促狭地笑了。

 

“除了这个,高汶”兰斯洛特开口“你知道,梅林只有在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用他的魔法。”

 

“我的背现在就很需要!”威尔的脸皱成了一团。

 

梅林重新看向他的朋友们,他们终于安置好了柳条雕像。他退后一步抬起手,眼中一片金光闪过,柳条人便牢牢驻扎在地面上。其他人站在后面看着他使用魔法,看着巨大的用柳条编织的人稳稳地,骄傲地站着。

 

“干得漂亮,梅林。”高汶拍了拍他的肩膀,仰望着若隐若现的肖像,它被固定在一个大圆圈里,比其他肖像更为雄伟。

 

“总有我能发挥作用的时候。”梅林笑着回应他的称赞。

 

大家友好地轻笑着,三三两两地去河边喝水。梅林就站在那儿,有些自豪地盯着肖像。他们超额完成了今年的工作,等肖像一点燃,埃尔多附近的村庄都将看到它壮丽的焰火。

 

“有人告诉我古教的信徒会在柳条人里注入献祭的邪灵。”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但目前为止我只发现了谷物,水果,和一些小饰品。”

 

亚瑟走到他身边时梅林并没有从雕像身上挪开目光。“卡美洛的人真是愚蠢。”

 

亚瑟瞪了他一眼,他可以感受的到。

 

“我们不用活人献祭,神明们不会高兴那样做。没错,确实有一部分狂热的人尝试牺牲活人,但他们不是真正的古教信徒。”梅林抿起唇思索了一会儿。“我不否认在一小部分祭品中献出点血液是必须的,但那是我们自愿的,也是我们的心意。”

 

亚瑟只是安静的站着。

 

梅林不知道这意味这是好是坏,但至少他不再躲他了。“所以你以前真的是骑士?”

 

他瑟缩了一下,也将目光转向矗立着的雕像。“我不想谈这个。”

 

梅林却不打算放过他。“当初是古教支持着他,帮助他赢得战争登上王位。如果不是乌瑟恩将仇报,卡美洛就不会陷落了。”

 

“你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国王。”亚瑟的声音变得刺耳。“他可能有他的缺点,也或许过于暴虐,但他是个好人,他不该遭受这样的命运!”

 

梅林注视着男孩,看到他眼中赤裸裸的痛苦,他突然意识到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位骑士对君主的感情。不,这是一个因深爱着暴君父亲而被蒙蔽双眼的男孩在绝望地维护他的父亲。许多事情都能解释得通了,尤其是里昂对这个男孩恭顺的态度,以及他在面对任何人都能胜任的事情时所表现出的无知...除非他是个习惯于被人伺候,随时随地都有人打点一切的王子。

 

亚瑟被他看得有点慌,吞咽了一下,不甘示弱地盯着梅林。“你看我干嘛?”

 

梅林深吸了一口气。“我依然不赞成乌瑟的任何主张,但是我为你的损失感到难过。”

 

男孩脸上的表情混杂着困惑和一点害怕。“我没有失去任何东西,除了一位国王,就这样。”

 

意识到这个男孩正在避难,唯一自保的措施就是谎称他只是一名骑士,于是梅林没有拆穿他,希望他藏在这谎言背后能获得一点安全感。

 

他扫了眼亚瑟完成的小雕像。“嘿,你固定它的方式错了。”

 

亚瑟抿紧嘴唇“我没有——”

 

雕像沿着一侧轰然倒塌、

 

梅林弯了弯嘴角。

 

亚瑟张了张嘴。“你用了你的魔法!”

 

“我可没那么干,我用魔法时眼睛会变成金色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梅林的眼里闪过金光,用魔法把亚瑟倒塌的雕像扶起来让它站直,并把它紧紧地固定在地面上。

 

亚瑟的嘴巴张张合合,这简直成了他对梅林使用魔法的默认反应。然后他闭上嘴眯起眼睛看着梅林。

 

梅林得意地笑着,把男孩留在原地转身离开,为自己感到相当的自豪。

 

TBC

 

———————————

抱歉拖了这么久…上周确实忙QAQ

这章算是过度章吧,后面真的超级甜超级可爱相信我!

希望还有人在看这篇…

喜欢请给原作者kudos~
 

 

 

 

评论(9)

热度(40)

  1. MerthurGoep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