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授权翻译】Educating Arthur

忍不住说一句,就是从这里开始坚定了要翻下去的信念hhhhh

 

这两个傻蛋太可爱了嘤嘤

 

原作者: shadowglove 88

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1797/chapters/4942179
I
分级: T

预警: 无

授权:

————————————

 

“在卡美洛,你会被不假思索地处以死刑。”

 

梅林倚在一棵巨大的橡树下,从他正在读的书里抬起头,“好吧,我就当你是在说早安了。你也早上好啊,邻居。”

 

亚瑟双臂抱胸,没有理会他的玩笑。“你跟我之前遇到过的巫师都不一样。”

 

“当然了,要是你一看到他们就立刻处决,我很怀疑你能真的了解任何一个。”

 

亚瑟眯起双眼。“每一个我遇见的巫师都想方设法地要杀了国王和他家人。”

 

“那是因为国王杀了他们的家人。”梅林扬起眉毛,“我想你不能对乌瑟残害了大量无辜的人这一事实视而不见。”

 

亚瑟看起来想要反驳,但他闭上了嘴看向一边。“我所遇上的所有魔法都是邪恶的。”

 

梅林等着他继续,因为那个稍矮一点的男孩显然还有话要说。

 

金发男孩重新看着他,带着明显的怒意。“我那天晚上感觉很糟。以及我参与你们的祭奠准备活动的唯一理由就是盖乌斯让我那样做,他说那会帮助我们融入这里。”

 

梅林点头,暗自赞赏盖乌斯的明智。

 

“但我不想这样,不想呆在这儿,也不想参与任何跟古教相关的仪式。”他垂下视线,“这一切让我觉得自己背弃了从小恪守的信条。”

 

年轻的巫师想象着男孩心里的痛苦与挣扎,并没有反驳他。

 

“还有莫嘉娜,她竟然丢弃了父亲留下的戒指,我当时感觉胃里被狠狠地揍了一拳。”亚瑟的脸难过的皱起来。“那让我意识到莫嘉娜完完全全放弃了我们之前的生活,她想要成为这个小村庄的一员。”他看起来快吐了。“她可能真的会在这儿结婚,这里的某个人可能会变成我兄长。”

 

“那很可怕吗?”梅林扬起眉毛。“村民们也许不是优雅的王公贵族,但我们是好人。”

 

“不是这回事儿。”亚瑟绝望地抬高声音,“我的意思是我从未想过永远的呆在这里。我以为这只是卡美洛重归正轨之前我们必须承受的一部分,一切过去后我们就能回到之前的生活。”他吞咽了一下,“但在那天晚上...我,我从未如此清晰地认识到,我是唯一一个傻乎乎揣着这个幻想的人。”

 

他不知道亚瑟为什么会向他敞开心扉,这显然不是以亚瑟的别扭性子能做出的事,何况他跟那个略矮一点的男孩也不是特别的亲近。但显然亚瑟需要把积压在胸腔里的郁闷宣泄出来,他足够相信梅林,他选择对他发泄,于是年轻的巫师只是静静地站着任由男孩倾吐一切。

 

“格尼薇尔嫁给了兰斯洛特,伊兰娶了索菲亚,而里昂一直在无休无止地谈论‘迷人的芙蕾雅’,我知道他们两个结婚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亚瑟勉强地扮了个鬼脸,显然很不开心。“到最后离开的只剩莫嘉娜和我,以及盖乌斯。”

 

“你觉得被抛弃了?”

 

亚瑟警惕地看着他,射出一记眼刀。“没有!”

 

啊哈,他就是这么想的。

 

梅林好奇地看着他,“你多大了?”

 

亚瑟眯起眼睛,”关你什么事?”

 

“你就当偶尔迁就一下我嘛。”

 

“我看不出我为啥非得这么做。”但亚瑟还是叹息着妥协了。“18.”

 

梅林歪了歪头,“你只比我小一岁。”他坏笑着,“但你看起来年轻得多,鉴于你表现得像个乳臭未干的小鬼。”

 

“我才没——!”

 

“你有。”梅林向他保证。

 

亚瑟只是气呼呼地瞪着他。

 

梅林递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亚瑟,如果你不想感觉被落下了,那就别被落下。”

 

“你到底在说什么荒谬的——”

 

“要是你紧紧地跟在他们身侧,他们就不能把你抛在身后了,不是吗?”

 

亚瑟眯起眼睛看着梅林,“这是’乡村哲言‘里的一句吗?”

 

“去你的!”梅林忍不住大笑。“我是想说卡美洛也许是你曾经的家,但如果你愿意的话,这里也可以成为你现在的家。”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你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梅林,但我也不清楚是什么。”

 

“是的,我知道,我的确很帅。”

 

亚瑟的脸唰一下红了,激动得口水都快喷出来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是第一个被我的魅力牢牢吸引的男孩,别担心。”梅林用一副严肃的表情说着,内心已经笑翻了。

 

“什么见鬼的魅力?”亚瑟抱怨道,“你是我所见过的最讨厌外加最能惹恼别人的人,认识你简直是我最大的不幸。”

 

“你得知道,亚瑟,你刚才滔滔不绝说的一切简直就是爱的宣言啊。”

 

“我没有宣布任何这种东西!”亚瑟的脸黑了,“如果非要有谁爱上谁了的话,那就是你!爱上了!我!”

 

梅林假笑,“可不是嘛,你身上简直有太多值得被爱的地方了。”

 

亚瑟眯起眼睛,“我会让你知道在卡美洛有多少女人和男人为我神魂颠倒。”

 

“噢,我当然确信他们是的。”他用他最傲慢的语气说。

 

亚瑟快气炸了,说真的,梅林觉得他的头顶在冒烟,但他突然回过神来,“你在故意惹我生气。”

 

梅林邪恶的笑了一下。“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注意到呢。我正在耐心地教育你,这是为了你好。”

 

“我不需要来自你的任何教育。”亚瑟使劲儿地扬头,拿下巴冲着他,“我会成为一个更强大的人,避免自己对你可笑的激怒行为作出回应。”他转身气冲冲地走开。

 

黑发的年轻人看着他离开,忍不住从他身后喊道,“走那么急也是回应的一种!”

 

亚瑟愤怒地加快了步伐。

 

————————————

 

“怎么样?求爱进展得还顺利吗?”胡妮斯在做针线活时毫无防备地问道。

 

梅林一头雾水地眨眨眼,说真的,为什么他妈妈觉得他会清楚这些?“呃...我觉得,芙蕾雅和里昂会在两周内结婚,在那之前,她的确应该经历一些美好的过程,毕竟之前她挺不容易的,但——”

 

“没错,没错,亲爱的,我很为她开心,”胡妮斯抬起头,“我是问你追求亚瑟这事儿进行的怎么样了?”

 

梅林盯着他的妈妈,试着弄懂她在说什么。“我没有追求他。”

 

胡妮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梅林,你一定在开玩笑。假如你对那个男孩不是认真的,那你必须得停止你们之间的调情,人们都开始说闲话了。”她往前倾了一下,“有两个邻居已经问我你是不是打算马上跟他搬到一个单独的小屋里去!”

 

梅林在脑海里勾画出亚瑟的样子,他嘴巴开开合合,发不出一点声音。

 

“人们的期望越来越高了,梅林。”胡妮斯啧啧地表示不满,又重新埋头于编织。“如果你只是在跟那个可怜的小伙子闹着玩就别误导大家,别让所有人觉得被耍了。”

 

“期望?”梅林尖叫,“见鬼的他们为什么会对我跟亚瑟抱有期望?!”

 

“好吧,因为你们两个每天都在调情,大家猜测你会在某个谷仓后面对那个男孩辣手摧花。”(*)胡妮斯责备地摇摇头,“梅林,就算不考虑你自己,你也得顾忌那个可怜的男孩的名声。”她抿了抿唇,“你也不想被看成是个粗鲁的采花大盗吧?”

 

他眨眨眼,老天,他真的在跟他妈妈谈这个?“当然不。”

 

“很好。”她看起来松了口气。“所以,要不就确定你们的关系,要不就别总是和他调情。”

 

“但我们没在调情。”梅林搞不懂这到底为什么会被误解。

 

“拜托,梅林。我确实是你妈妈,但我曾经也是个活力满满的年轻姑娘。”她陷入回忆,脸上挂着朦胧的微笑。“我很清楚一个人在另一个人面前举止轻佻是怎么回事。”她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你,我亲爱的儿子,就是个爱卖弄的小男孩。”

 

“我不是!”梅林尴尬得脸色通红。

 

“梅林,”胡妮斯看着他,“我不敢相信你正当着我的面否认这个。”

 

“但是——”

 

梅林。

 

他低下了头,“对不起,妈妈。”

 

“好孩子。”她继续忙于手上的针线,就好像他们从未有过这场谈话。

 

 

————————————

 

TBC

(*)deflowering.指“夺走某人的童贞”[邪笑.jpg]但因为lo的恶趣味翻成“辣手催花”xDDD其实…差不多啦【你走<
 

吵吵闹闹的二人生活奉上

 

从此法师和小王子过上了没羞没躁【幸福】的生活

 

此文又名“全世界都陷入了爱河只有我们还是单身汪”

喜欢请给原作者kudos~

祝食用愉快( ´▽` )ノ

评论(11)

热度(68)

  1. MerthurGoep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