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嘎尾】王嘉尔如何应对嫉妒

Bosco男二设定【x

 

希望能有老师科普lof如何处理敏*感*字问题。笔芯!

 

********************************

 

大张伟点了一杯黑啤,看着两点钟方向的那群人,慢悠悠地喝着。掰着指头数了数,王嘉尔有一个礼拜没找过他了,现在他身边缠绕着身材火辣的大妞儿,忙着跟对面的新合作伙伴联络感情。

 

 

王嘉尔成功地把对面男孩的注意力转移到漂亮姐姐身上,一边暗暗地松口气一边随意打量周围,正对上左后方张伟的视线。那人随意地扣着顶鸭舌帽,架着副细框眼镜,绿毛不安分地翘起,看起来格外乖巧又带着几分少年气。

 

 

他身体不好,明明从不喝酒的,就连庆功宴上也是端着杯绿茶满世界地找培根鸡腿。王嘉尔不高兴地皱眉,正想说点什么,又闭上嘴巴,眼神冷了下来。

 

 

他们正在冷战,从张伟哥跟他说分手的那天起。

 

 

张伟犹豫地堆起个软软的笑,右手僵硬地扬起晃了晃,五个手指还没完全张开,王嘉尔就错开了视线。绿毛儿脸上的笑来不及收回,一只手还傻乎乎地举着,愣了一会儿才垮着张脸抱着面前的黑啤一口气全灌进胃里,臭着脸又叫了一杯。张伟这人,喜怒非常形于色,不高兴了特挂脸,看着像人人都欠了他二百万似的。喝着啤酒,张伟觉得累了,想起第二天还要录节目,便准备起身回酒店。

 

 

“帅哥,干嘛一个人喝闷酒啊?”身侧传来一股略显浓郁的香水味儿。张伟皱着鼻子打量着他,嚯,这一身腱子肉,这快戳到吊灯上的头发,这哥们儿是捯饬了两斤发胶吧?得亏这位爷喝大了还没认出他,不着痕迹地退了退,张伟假装没看见肌肉男要怼穿他双眼的CK内裤边儿,挤出一个乖巧的笑,捏着嗓子道“大哥,您喝多了吧,我是男的。劳烦您给让个道儿,我明天还得上班呢。”

 

 

“别他妈搁这儿装白莲了,你盯着那小子有半小时了,他不识货,没事儿,哥请你喝两杯!”张伟无语地瞅着脑门儿上顶着浮夸俩大字的肌肉男,顺便惊讶了一把自己竟然会被调戏,虽然觉得好笑,但还是磨磨唧唧小心翼翼地周旋,万一这哥们儿酒醒了认出他来就不好办了。张伟正想着如何脱身,男人已经开始上手了,靠近他暗示性地蹭着。

 

 

“我操你大爷——你他妈蹄子往哪儿撂呢!!”张伟炸毛了,也不管会不会被认出来,嘴里骂骂咧咧,手脚并用往那傻逼身上招呼,竟然真的把人推得“哐当”一声摔在地上。张伟有点儿懵,但还是气急,又带着些莫名其妙的委屈,转身准备离开酒吧。

 

 

“你他妈是欠操还是活腻了?!!给老子站住!”摔倒的男人气急,抄起把椅子就扑向张伟,酒吧鱼龙混杂,看着这人凶狠的劲儿周围人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张伟直接吓得呆住了,看着那把椅子又想起小时候自己朝自己扔石头练躲避的事儿。靠,张伟你丫怎么不动呢?!快跑啊!!张伟绝望地闭着眼睛,骂着王嘉尔那混蛋为什么不管自己。

 

 

“……”幻想中被敲碎脑壳儿的剧痛并没有袭来,张伟怕得出了一身虚汗,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颤颤巍巍地还没睁开眼睛就扬起一个倍儿开心的笑“嘉——哎?”

 

 

那人带着大大的口罩,压低的棒球帽,用尽力气抵着小混混儿,那人不是王嘉尔。

 

 

张伟的心像坠了一颗铅球一样狠狠地砸进胃里,胸腔空荡荡的,一半被得救的安全感充盈着,一半又呼呼地刮着风,扯得生疼。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这才回过神来,一股脑儿涌过来制止住耍酒疯的男人,把他轰了出去。酒吧重新闹腾起来。“黄,黄,黄,呃......阿黄。”张伟结结巴巴开口,认出救了他小命的是黄宗泽,又不敢喊他全名,他被事儿逼记者泼泼脏水儿就算了,别再把人救命恩人搭进去。

 

 

黄宗泽被他逗得噗嗤一乐,看着他期期艾艾得像秋风里的一片落叶,脸色煞白,朝他眨了眨眼“听说北京好多狗都叫阿黄,大张伟你是在骂我呢?”张伟十多年前也是酒吧台上演出的主儿,再乱的场面都见过,一会儿就缓过劲儿来,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嚯,我怎么敢骂您啊,谢谢谢谢谢谢您啊!要不是您我一准儿得歇医院,指不定赔多少违约金呢。哎对了,您怎么来这儿了?”

 

 

“我也是刚刚好在这边吃饭,经纪人call我说节目流程有点小变动,你助理联系不上,但说你在这间酒吧,就拜托我来叫你一起回去。”

 

 

“嗯......我也不是经常来酒吧的。”张伟低头绞着手指,嘟嘟囔囔开口。不管怎么说,被搭档看到被人调戏还是挺尴尬一事儿。“内什么,那咱回去吧。”

 

 

“我知道的啦——看你这么乖仔只点啤酒就明白啦。”黄宗泽友好地笑了笑,没有拆穿张伟明显还有些发虚的脚步,而是点了杯Whisky,体贴地表示既然来了酒吧想喝一杯再走。张伟默默收回差点踩空的右脚,感激地靠回座椅上,抬眼看见一脸担心,安静地站在不远处望着他的王嘉尔。

 

 

发现张伟终于注意到他,王嘉尔擦了擦手心里捏出的湿漉漉的汗,迎上去“Bosco哥,...张伟哥。”黄宗泽很意外,但看见这个曾经合作过的弟弟挺开心,也没多想,聊了几句后王嘉尔撕开一直拿着的创可贴包装,拉过张伟的手腕,认真地贴住他手肘附近一个不起眼的伤口,刚刚一阵推搡里张伟还是不小心磕了一下,然而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处理好后又跟二人礼貌地道了别,好心地嘱咐他们早点休息。

 

 

张伟低头跟着黄宗泽出了酒吧,看着手上的创可贴,突然觉得特没劲。他像是现在才真正感觉到恐慌,王嘉尔没有不理他,王嘉尔还恰到好处地关心他,......可他觉得这比那天他冲他摔门快要震裂他耳膜还要糟糕,就像是他讨好地对他笑却换来那个冷下来的眼神。

 

 

“Jackson人真nice,超热情的,上回录节目也是,见了谁都冲上去抱。”

 

 

“……是啊。”

 

 

 

———————————— 

 

 

 

接下来的节目录得很顺利,那晚的酒吧小插曲也让黄宗泽和张伟之间地产生了一种谜之革命友谊,张伟最近没什么通告,乐滋滋地在飞回北京之前跟黄宗泽交换了联系方式,让他有空到北京转悠转悠。回了北京仿佛卸下了一身的劲儿,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鼓捣歌儿,也不出门见个光儿,吃饭更是有上顿没下顿的,张伟耷拉着一张毫无血色的脸出现在他妈面前时,吓得周裁缝差点把一锅鸡汤怼他脸上。在给张伟换了豹纹床单,豹纹沙发垫儿,甚至准备了豹纹三角裤仍不见起色之后,周裁缝一个电话把郭阳他们召唤了过来。

 

 

王文博是最急吼吼想要撬开张伟房门的,郭阳老大哥先从精神上藐视了王文博价值四百万的脑子,又拿鸡腿培根在张伟门前作老母亲状苦口婆心劝叨,石英雄直接摸出张家朝伟留的钥匙,掀开晃悠得他眼花的二人,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地拧开房门。

 

 

张伟蔫儿了吧唧地侧躺在床上,如同一根冰箱里搁了三天的烤串儿:“你们来干嘛啊?哎哟,我不吃饭——”拖长的尾音被闷在枕头里转了个弯,张伟把脸埋得更深了。

 

 

三人心里咯噔一下,嚯,这怎么又哭上了?郭阳跟台扫描仪似的把张伟从头到脚看了个遍,心疼又嫉妒地表示这丫又掉了不少肉,叹了口气:“张伟,你藏在音箱后头的鸡腿堡现在在王文博手里,起来吃瓣儿橘子吧。”说完往小宇身边靠了一步。“嘭——”印着“大”字灯牌的枕头掠过郭阳之前站的位置精准地砸在一脸状况外的王文博脑袋上。“我不吃——出去!!我不想让你们看着我哭!!——”

 

 

王文博乐了“我们看的还少啊?你饿急了哭,磕着了也哭,打架打不赢哭,挨揍躲不过哭,啥也不干光坐在那儿都能啪嗒啪嗒掉眼泪,我弄丢你一盒卡带你还能搁我这哭一星期。”

 

 

“你以为我内时候为什么要练瑜伽啊,就差念经礼佛白日飞升了。”郭阳语重心长。

 

 

“……”石醒宇沉默着陷入回忆,忽然打了个哆嗦,捋了把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哎你们怎么那么讨厌啊——!!我现在不想你们看着行不行!”张伟翻了个白眼,忍无可忍一咕噜爬起来把人往外推。郭阳小宇会心一笑,一边儿一个顺势把张伟架出了房间,王文博断后,麻利地关上了房门。“走!撸串儿去!”张伟挠着门,毫无悬念地被拖走。

 

 

TBC【心虚。

 

评论(1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