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关于402和约翰·华生

看完402回来认真看了Jane太写的关于约翰的话。感觉Jane太真的get到了魔法特的点耶,神夏的主角从来都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和约翰华生,既然夏洛克正在经历从高反到人的蜕变,约翰当然也不能例外。从402才对神夏有了更深的认识,这不是a detective story,而是a story of a detective.他们最终都是会脆弱会关心会犯错的人类,而不是关在象牙塔里供世人膜拜的神像。最后的“约翰是唯一一个,并且真的,不愿意饶恕‘拥有这个念头’的自己”,我太喜欢这一句了(说不出话,大哭。

Jane:

Note:划线部分为第二次补充。


——


301-303如果是讲述夏洛克从神变成人的过程,也许402是St. John揭开面纱的时候,我喜欢这种变化。


我觉得402某种程度上很成功地加深了约翰的人物形象。


一般来说,要塑造一个高反,展现一个“非普通人”的形象,这是更容易的事情,以大众自身和群体作对比,容易凸显距离。并且对于塑造者来说,如何展现这个“去神化”的过程相对来说更容易也更简单,因为观众可以更敏锐地意识到这种变化的发生,因为它是一种非常规的变化。


但是把一个大众定义并且深以为然是普通形象的角色,一举反转,进而加深角色的深度和层次,就是很考验功力的事情了。


402的塑造在我眼里很成功,在402中,给出了一个St. John作为所有人的固有印象,但这种印象的存在必须通过被打破才可以意识到。而成功在于,没有人会经过402约翰的忏悔和坦白而认为这个人物的形象崩塌了,因为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不断的打破和重建。


约翰在整出出轨的事情上在402终于落了小结,而想要解决一件事情的开端是对问题进行坦诚与确认。我喜欢最后约翰在221B对玛丽坦白的时候,玛丽的那句“John Watson”,因为所有人的心里约翰都一直作为圣人约翰,他忠诚,勇敢,完美好男人,无可指摘,从不指摘,从不评头论足。身为写手每一次对约翰进行结构的时候其实都无可避免地发现想加深约翰的深度和层次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都下意识地不允许这个角色有任何失败与偏差。


他几乎是定型的概念。但实际上,这个过程里,我们已经将这个普通的约翰神化了。这才是为什么夏洛克在最后的时候说:



No, even you.



看到这里的时候,就会真切意识到,其实不仅夏洛克眼中对方是自己生命里绝不平凡的一部分,作为观众,我们神化的其实是两个人。




然而约翰犯错出轨、愧疚难当、“甩锅”夏洛克、坦诚自白,这一整个过程其实是什么呢?将它还原开来,这其实是一个人对自我成长和发展的过程。这也是一整个对于St. John“去神化”的过程。


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在某些时刻对自我提出更高的要求?尽管我们也会在人生的路上遭遇不断的失败,是不是在某些时刻我们会问自己:“我是那个更好的我吗?我可以做到那些,成为那个更好的我吗?”


我们想象,我们追求,我们自我约束,我们思考所以我们成为人,因为我们永不停下脚步。但我们同时也惧怕,也畏惧那个未来的到来,我们总是五迷三道,犯了一万遍写在教科书上的错误,我们总是误入歧途。生活让我们并不能得到全部的答案,也没有任何保证说明我们可以达到那个地方、成为我们想到成为的人。


于是人人皆犯错。


约翰自责,他不允许被救赎因为他不允许自己被原谅,而这一切不过是他不允许自己让他人失望。这样一想是不是很熟悉?因为这一集的约翰代表了我们绝大多数人,绝大多数对自己的命运永远不想低头和认输的人。但它同时也诉说了一些别的事情,我一直认为学会自我反省是人成熟的标志之一,也认为自我约束是一件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告诉我们,如果失败了会怎么样。


即使是夏洛克抱着约翰说“It's okay”,约翰也会泣不成声地否认:It's not okay。


其实从来没有所谓的“只要勇于承担一切就会来得及,就会变得更好”,这个世界的规则告诉我们,其实并不。约翰其实再一千遍,再一万遍的道歉,玛丽也回不来了。他永远永远地失去了那个机会,所以他对夏洛克说去给艾琳回信息,你一定要去回复她,不要等到你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失去了。



“过去永远不会过去。”



我不知道世间所有的事情是否都要有一个“Move on”的过程,但从这些事情里面明白的道理却比什么都重要。


很多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明白很多道理,但不是所有被明白的道理都写上了行为准则,我们学习我们观察,我们摸索这个世界才能明白很多事情是被允许的,很多道理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的。所有问题的被解决都起步于它被承认。所以有些时候,承认自己某一阶段的失败其实并不可耻。输了就是输了,“至少我输得起”。


我们小心翼翼地活着,努力地去变得更好,是因为有责任与爱。所以也学会原谅和包容,重归于好,我们保护朋友,朋友保护我们,我们互相关爱,“Love conquers all”,不外乎如是。


故而玛丽告诉约翰:


    —— Get the hell on with it.




当约翰在221B对玛丽坦白一切的时候,当夏洛克说这其实没有关系,“Just texting”,当玛丽微笑着消失,约翰是唯一一个,并且真的,不愿意饶恕“拥有这种念头”的自己时,我想没有哪一刻会让我更喜欢他了。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一个完美的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问题,但是否每一个人都深以为然地去意识到,去与自我战斗,去变得更好?


我想约翰·H.华生给了我答案。


也许402之后他不再那么完美,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Men are still good. We fight. We kill. We betray one another. But we can rebuild. We can do better. We will. We have to. ”


摘自《BvS》, Bruce Wayne


评论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