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epe

忙于三次元,暂退乐乎,但会回来完掉翻译坑的。(大概年底iui

【少年篇·壁上朱弓】(中)

林殊有些犹疑的脚步终于停在祁王府的门口。虽说那点泻药对景琰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害处,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这般捉弄过对方,但想到景琰低垂着头掩藏着眼底情绪的样子,他忽然有些拿不准,那到底是生气,原谅,亦或是…委屈。


“那家伙,什么时候有过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林殊暗笑是自己多心了,抬腿跨过祁王府的门槛,顿了顿,又收起那副笑嘻嘻的模样,端上一副诚心道歉的表情,还是小心点吧,毕竟景琰那小子现在越来越难调戏,啊不,难琢磨了。


经过练武场时,林殊便被祁王拦了下来,笑着问他是不是又欺负了自家弟弟。林殊一边暗骂这萧景琰真是活回去了,居然还要跟祁王兄告个状,一边堆起乖巧的笑容说:“景禹哥哥你别急啊,我这不是登门来给景琰道歉了嘛。”


然而祁王毕竟是祁王,像是看出了林殊的腹诽,不紧不慢地为自家小七澄清:“景琰可没有告你的状,只是他一早兴冲冲地说晚饭不回来吃了,这才过晌午便木着一张脸回来了,不是你惹的还能是谁?”


林殊想象了一番那个总是一脸正经严肃的人兴冲冲的样子,脸上的歉意不自觉地真实了几分,祁王也不再逗弄他,把他朝书房方向推了一把便离开了。


那一点泻药对萧景琰的影响早已消失殆尽,正百无聊赖地翻着手上的书卷,听到声响转过头来一看,略有些意外,眨眼便又是一脸淡淡的表情:“小殊?你们下午不是要听曲儿去吗,来祁王府做甚。”语毕,才觉得这话有些别的意味,有些不自在地抿了抿唇。


“听你之前说肚子疼的厉害故而听不了曲儿,就过来看看。”林殊放弃了才堆了三秒的歉意神情,故意盯着萧景琰健康红润堪比小苹果的脸颊好一会儿,直到他露出些恼意,才慢悠悠地开口“不过看来景琰你恢复的很快嘛。”


萧景琰没理他,随意翻着手里的书,当时说肚子疼确实只是个借口,可他也不准备解释。屋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林殊盯着他,有些讷讷地开口:“可是因为霓凰?”


萧景琰平稳的心跳蓦地乱了一下,手上一松,本就被随意捏着的书差点掉落。稳了稳心神,他重新直视林殊:“说什么呢你!都说了我没有生气,再说霓凰充其量是个从犯,就算我要生气,也该是揍你一顿…”说罢便将林殊往外推,“你今日怎么婆婆妈妈的,之前被你害的被皇长兄罚跪两个时辰也没见你慰问一句!”


林殊被景琰推搡着到了门口才硬生生扒着门框赖在屋内,心里也渐渐升起一股火“萧景琰你有没有良心!我好心过来看你你还赶我走!行行行你自己好好呆着吧小爷不伺候了!”说完猛地一用力抽身就往外走,萧景琰来不及收力,身体由于惯性向前倒去,脑袋不偏不倚撞上了石阶。


林殊呆了呆,余光瞟见景琰立刻从地上弹起来,似乎并无大碍,便也不肯服软,转眼间就走出了院落。另一边的萧景琰确认了林殊消失在自己视线之外后,才放开捂住额头的手,嘶嘶的抽着气,额头顷刻间便鼓起个大包,虽然不至于流血,但也一跳一跳疼的厉害。七皇子殿下虽一向是打碎牙齿和血吞,男儿流血不流泪,也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疼痛,眼睛一时有些泛红。


从书柜里摸出个精致的小瓶,却突然记起这是之前与在练武场切磋时小殊送的,又有些恨恨的丢回去,嘴里念叨着这个混蛋林殊今日害的自己又是拉肚子又是撞破头,居然还生气了!


“七皇子殿下你的头都鼓了那么大一个包了还不能堵住你的嘴吗?”林殊没好气地开口,看着萧景琰动作猛地一停,接着诧异的转过头,额角高高肿起的红包在那张写满呆楞的脸上显得有些滑稽。林殊叹口气,走近萧景琰,看着他的眼眶因为疼痛微微泛红,还浅浅地包了一汪泪花,像极了小狗湿漉漉又惹人怜爱的眼睛,紧抿着唇,整个人都有些委屈。林殊稍稍反省了一下不该这么形容威风凛凛的皇子殿下,下一刻便轻车熟路的打开小瓶,挖出点药膏涂上景琰的额头。


“你这人,能不能别天天死鸭子嘴硬,真是个别扭性子。”林殊嘴上毫不饶人,手下动作却越发轻缓。


萧景琰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一时之间只余下某些感觉,林殊手指下软呼呼的触感和景琰额头上温柔的安慰。直到林殊放下手,萧景琰才闷闷地说:“你不也一样…”


额头上的红肿渐消,两人之前莫名其妙的郁结也随之消散。“走吧,去找霓凰吧,你这一声不响的翘了约,这丫头现在估计也不高兴了。”景琰笑着站起来。


“行了,我也并不想听什么曲儿,要不是看你这几日忙的厉害,我们何苦想出这个法子让你放松一下…”林殊瞪了一眼萧景琰“有段时间没比试比试了,让我看看你可有长进?霓凰那边我差人跟她说了,日后自有办法补偿她。”


萧景琰自然满口答应。林殊看着他,转了转眼睛,又笑着开口:“不过这次有个条件,我若赢了你,你便要答应我一件事,反之亦然。怎么样,还敢不敢跟我比?”


“这有什么不敢的,你未必赢得了我!”萧景琰不服气道。


可林殊毕竟是武将出身,赢了萧景琰后笑的像只狐狸。“过几天便是上元节了,景琰你陪我一起去。”


景琰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刚想打趣一下林殊便听到:


“对了,霓凰也去。”林殊说。


“……”景琰有些恍神。


“好。”他答应到。

------------------------------------------------------------------------


救命我都写了啥…明明想一发完结 现在还没点题23333333

没有脑洞~被院里抓壮丁坐着小板凳来听一个将军的讲座…心好累

OOC的话请见谅~~




评论(8)

热度(71)